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军事小说 > 血色浪漫
作品封面

血色浪漫

状态:已完结

总字数:527180

分类:军事

作者:都梁

血色浪漫最新章节:血色浪血漫尾声 (2015-10-25)

Tags:血色浪漫无弹窗血色浪漫吧 都梁作品集

桌面快捷方式

信息错误/崔更

小说《血色浪漫》介绍:
《血色浪漫》》为作者都梁创作,目前连载中,爱奇书屋为你第一时间提供都梁精心编写原创的血色浪漫最新章节及无弹窗广告、TXT电子书下载等服务。
    1968年,北京的钟跃民和好友袁军、郑桐等整日游荡在大街上,为单调的生活寻求着刺激。在一场钟跃民看来似乎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恶作剧中,高雅、纯情、浪漫的周晓白无意中闯进了钟跃民的生活,...
    那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的父母曾是高官和将军,他们曾是满怀激情的红卫兵战士,但是到了一九六八年,这个群体正在残酷的青春中茫然游荡,他们穿着家里箱子底儿翻出来的将校呢军服,在北京的街头成群呼啸,他们身怀利器,随时为微不足道的理由大打出手,他们拍婆子,他们看白皮书或灰皮书,他们有自己的一套仪式、礼俗和黑话,在革命的废墟上,一种独特的青少年亚文化悄然形成,他们是那个时代的典型代表。
    《血色浪漫》是何其地令我着迷,我无法表达清楚。没有炮火的年代,一代人的青春挥洒在武斗与呐喊声中,这是他们阳光灿烂的日子,却也是他们最挥霍的年龄。理想在腐烂。他们的浪漫在血色昏黄中弥漫成昨日的记忆,我们在他们的故事中心随波动,却发现,青春不过是一场绽放到极致却结束得太仓促的事。钟跃民、袁军、郑桐、张海洋、李奎勇、宁伟,周晓白,秦岭,高月,吴满囤,珊珊;这些年轻人,用他们的潇洒而热血情怀,泼洒了一片血色浪漫。就像我看王朔的《看上去很美》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素,围绕着我们俩共同成长的翠微路。
    浪漫人生,动荡的生命,怒放的爱情。钟跃民,一个拿着菜刀的诗人,永远在路上,浪漫地行进。他可以眼神迷离,将柴可夫斯基的船歌译得浪漫而哀伤;他可以放下偷来的书,拿起砍刀,横在小混蛋的脖子上,让他给哥们儿个面子。钟跃民其人,就是我最欣赏的那种人:武能上马安天下,文能下笔定乾坤。在那过于具有铺张的鲜红色的四九城,以他为代表的那些年轻人,他们叛逆,他们拔份儿,他们对过往女生吹口哨,他们游戏着伤害着别人同时又伤害着自己那是一个突兀的年代,一代人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就这样匆匆而过,时代留给他们的,是磨难,是坎坷,同时也是不为人知的精彩。他们参军,他们插队,他们要饭,他们流浪;不论出现在什么地点,钟跃民这小子都将生命绚烂到极点,不折腾至死不罢休。
    这部书中,女生只成为了绿叶,这毋庸置疑;所以,我只谈那些各异的男生。在青春年华,他们都是在路上的行者,为了一个个不一样的精彩人生,他们在各自的轨道上奋斗着。袁军从军做了军官,出国留学,最后功成名就,成为了大校,不再是曾经那个卖了他爸古董花瓶买冰淇淋的臭小子;张海洋当上了警察,保家卫国,并且将心爱的周晓白娶回家中,属于顽主的最好归宿;郑桐虽然插队下乡,但仍然坚持努力,考研回城,虽然教师生活不大富大贵,不像年轻时那么动荡刺激,但是搂着娇妻,在小房子里,也是不亦乐乎;李奎勇,年轻也曾是混蛋的一个小子,哥们义气永远第一,没有是非,最终长大成人,开出租养老婆儿子和妈妈,但最终死于肺癌,令人扼腕;宁伟,永远跟在钟跃民他们这群大孩子身后的小不点,却最终成为了最可怕的人物,他哥哥被人捅死,从此跟了钟跃民他们这群坏小子,因为体弱多病,受了他们很多照顾。这个么小男孩,学习了钟跃民,宁伟格斗射击的全部绝活,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超级冷面杀手,在部队业绩突出。最终,也是为了哥们义气,为了钟跃民,开始了杀人的不归路,最后十分遗憾地被武警击毙,死在了钟跃民,张海洋哥俩的怀里。这些男孩,年轻时坏;长大时,肩负了责任;他们确实印证了郑桐的一句话:社会上的这些顽主,在长大成年后,必将像有利于社会的方向转变,最终回归正途。这正途上,少了年轻的动荡和洒脱,少了曾经的激情和冲动,让我悠然叹息。年轻,确实绽放得太极至,凋谢得也太突然。所以,没有绽放的青春,不可原谅!
    这些小子中,我需要单把钟跃民拿出来,因为我欣赏他的生活,他这个人。他的一生,绚烂而激荡;无数的人说他必将成大事,但是在他所有的哥们都成家立业以后,他仍然是那个浪子,孑然一身,一无所有,浪迹天涯。他是生活中的特例,他是平庸的劲敌。他常说他是走在路上的人,路是没有尽头的,只有等到什么时候觉得走累了才会停止脚步。他中途几次停下,他希望娶秦岭,他希望成事业;但是最终他发现,这些正常人,普通人在走的路,不是他要走下去的路。于是他选择了继续前进,永远地在路上,永远地浪漫。他曾经在跟张海洋打架的时候感叹:我爱周晓白,我也爱秦岭,秦岭让别人带走了,你也把周晓白收了吧。我爱的人,让老天都一个个收走吧!他在不清醒的时候,会觉得自己被某个女子绊住了脚步;但其实如下面张海洋的回答:你爱的根本就不是她们俩,你最爱的永远是你自己。这句话,解决了我在《血色浪漫》中的所有疑问。钟跃民的洒脱,钟跃民的不羁,其实都是一个人的浪漫。爱情是他的一部分,就像参军,就像击毙贩毒分子,就像和别人侃大山,只是他浪漫的一种方式,而不是他浪漫的目的。钟跃民其人的浪漫,来自对自由,对激情的一种追求,来自对平庸,对黯淡的一种挑战。就像钟跃民说: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带着最初的激情,追寻着最初的梦想,感受着最初的体验,我们上路吧。他永远是闲不住的坏蛋,永远是让人牵肠挂肚的负心汉,永远是为哥们两肋插刀的大哥,永远的,不灭的浪漫!
    残酷而又激越的青春,纯真而又浪漫的岁月,尽收在血色残阳的烽火台上,一群烂漫的年轻人的放浪形骸中。青春短暂,人生漫长;不年轻不意味着停止折腾。只会拔刀的人智商到不了180,一辈子没有拔过刀的人,智商也上不了180。拿着菜刀,吟着诗,头顶着血色红日,做一个永远在路上的浪子。

本类推荐:

各位要是觉得《血色浪漫》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__∩)!

血色浪漫最新章节预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