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言情小说 > 继后守则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四章 试探

小说:继后守则 | 作者:梅雨知时节 | 字数: 3831

同类小说推荐:

林苎笑盈盈的叫住了林嫤:“元元。”

林嫤上前去给她行礼,唤了一声:“三姑姑。”

林苎含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然后道:“看来你身体是大好了,气色也比前些时候要好得多。”

林嫤道:“是,劳烦长辈们为我担忧,都是我的不是。”

林苎道:“一家人,关心你不是应该的吗。”

说着几步上前走过来,拉住林嫤的手,笑道:“走,到我院子说说话去。你一去西北就是三年,回来后又一直病着,都没能找着机会跟你说说话。这三年,可把姑姑给想坏了。”说完不由分说,也不由林嫤拒绝,然后就半拉半拖的牵着林嫤去了她的院子。

林苎的院子在武国公府的东北角,环境雅致,进门就是一丛竹子,屋子摆设也风雅,墙上挂着名家画迹,书桌上摆了各样的琴瑟,炕桌上还摆了一盘没下完的围棋,书籍错落有致的摆在书架和书桌上······看摆设就让人觉得这屋子的主人,一定是位多才多艺的才女。

林苎让人将炕桌上的围棋搬了下去,请了林嫤到炕上坐下,又让丫鬟上了茶,然后亲手端起茶碗递给林嫤,道:“尝尝看,今春留起来的雨前龙井。”

林嫤道了谢,接过茶碗喝了一口,等放下茶碗,才发现林苎一直含笑盯着她瞧。

林嫤不由道:“三姑姑,你为何一直看着我?”

林苎道:“自然是因为你好看啊。三年不见,元元,我发现你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连姑姑都忍不住被你迷住。”

林嫤浅笑道:“姑姑就爱说笑,要说漂亮,整个林家,又有哪一个比得上姑姑。”

林嫤这句话,并不算得上客气或者恭维。要说外貌,林苎确实是十分出众的。林嫤记得四五年前,京城搞过一个对贵女容貌的评选,一群公子哥儿来投票,而林苎就在三甲之列。不过那时李氏对这样的评选十分不喜,用李氏的话说,就是一群吃饱了没事干的公子哥拿女子来意淫,没将女人放在眼里,他们有这份闲心思,怎么不去下场科举或上场杀敌,投效国家。但不管怎么说,林苎的美貌还是获得了大多数人的认可的。

林苎的美是带着攻击性的美艳,就像是暗夜中的蔷薇,带着致命的吸引力。林嫤虽然也漂亮,但却美的更加平和,她更像是生长在山谷岩石上的幽兰,坚毅,却又温婉。

林苎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道:“你这张小嘴,可真是会奉承人。罢了,不管你说的是不是实话,不过我爱听。”说完顿了下,过了会,又拉起林嫤的手,又道:“其实元元,我虽然辈分上是你的姑姑,但我们年纪隔了没几岁,我心里反而更像将你当成妹妹,而且从小我就觉得,整个府里就你让我觉得最亲近。”

林嫤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实林嫤跟林苎从小到大真说不上亲近,小的时候大家一起在府里玩,林苎爱端着长辈的架子教训她们,所以林嫤和林嫄一向不爱跟她玩在一起,反倒是林婼会听她的话,所以两人走得更加亲近。现在林苎却说林嫤最让她觉得亲近,实在是有些睁眼说瞎话了。

林苎将手撑在炕桌,一直手托着下巴,秀眉微蹙,一副有心事的模样。过了会,她又看向林嫤,开口问道:“元元,你知道母亲写信让你回来是因为什么吗?”

林嫤自然知道,林英和庄氏教育孩子的方式就是,从孩子十岁开始就不再将他们当成孩子对待,家里的所有大小事情也都会告诉他们。从他们接到李氏的信后,他们就不曾瞒着林嫤。

但现在林嫤却故意装傻道:“因为祖母想我了,所以写信让人接我回来。”

林苎看向林嫤,林嫤的表情坦然,林苎看不出她是在装傻还是庄氏真的没有告诉她。她又并不大相信这么大的事林英和庄氏会故意瞒着她,于是故意诈她道:“元元,我发现你这人也不老实。”

林嫤道:“姑姑,您说什么呢,难道祖母让我回来还有别的原因不成,姑姑倒是跟我说说,免得我被长辈们蒙在鼓里。”

林苎道:“你真的不知道?”

林嫤道:“姑姑快说说,祖母他们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

林苎道:“算了,没事。”

她说完,手继续托着下巴眼睛看着炕桌,另一只手放在炕桌上,手指在桌面不断的转着圈圈。过了一会,她才又小声的叹了口气,道:“宫里二姐走了也快两年了,新后未立,我听人说,最近朝里为了继后的人选吵得快要闹翻天了,结果皇上却没有表示出任何的意思。”

林嫤道:“皇上与二姑姑情深,皇上心里或许还念着二姑姑,所以并不愿意立下新后。”

林苎道:“哪有这么简单,国不可一日无君,同样,国也不可一日无国母。皇后的位置多重要啊,没有皇后,宫内妃嫔宫外命妇谁来管束,皇上也明白,新后总是要立的。”她说完,又故作神秘的凑到林嫤耳边,悄声道:“我听说,家里也有意思再选族中的姑娘进宫呢。”

林嫤故作不解,看着林苎等着她说下去。

果然林苎接着就道:“太子殿下还小,二姐姐去世得早,若是后宫没人帮衬殿下,殿下的太子之位哪里坐得稳。别的不说,就说宫里的吴贵妃,论家世论功劳,吴贵妃的娘家宣国公府可样样不比咱们家差,吴贵妃生的二皇子可只比太子殿下小了一岁。我听说现在朝中许多人提出应立吴贵妃为后,你想想,如果吴贵妃成了皇后,二皇子可就变成了嫡皇子,母亲和二哥等人怎能不为太子殿下考虑。”

林嫤笑道:“那又怎么样呢,太子殿下可是嫡长子。”

林苎“啧”了一声,道:“你怎么想不明白,嫡长子又怎么样,这历朝历代被废的嫡长子太子还少吗?特别是没了母亲护着的嫡长子。”她说着叹了一口气,又道:“算了,跟你说也说不明白。不过说起皇上,元元,你见过皇上吗?”

林嫤自然是见过的,在很小的时候。那时候他还只是潜邸的王爷,那时还只是王妃的林宪十分喜爱她,经常接了她到王府去作伴。等后面他登了基,碍于君臣有别倒是再没有见过了。时间太久远,林嫤早已忘记他长什么样了,只记得印象里是个十分温和的人,穿青色的锦服,腰上佩了一块碧绿色玉质极好的玉佩,会拿糕点逗她让他抱。

林嫤有一瞬间的晃神,但很快又回过神来,回答林苎的问题道:“没见过。”

林苎的脸颊突然红了起来,面容嫣红如花,带着女子的一丝羞涩,羞涩道:“我见过······”她将手放到自己的脸颊上,仿佛想要盖住脸上的娇羞:“上次,上次中秋节,母亲带着我一起进宫,我在御花园里不小心遇见了皇上······而且,而且皇上还跟我说话了,她问我是哪家的姑娘,他还说我跟姐姐长得很像······他还,他还······”她说着咯咯的笑了起来,将脸颊埋到了手掌里,仿佛是羞得不好意思露出脸来,继续道:“他还折了一枝桂花绾到了我的头发上······”

林嫤笑笑,没有说话。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