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言情小说 > 继后守则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十一章 委屈

小说:继后守则 | 作者:梅雨知时节 | 字数: 3038

同类小说推荐:

等将庄老夫人和庄二爷安顿好了之后,庄氏回到三房只来得及梳洗并换了身衣裳,然后外面便有丫鬟来传:“三夫人,四少爷和二小姐来给您请安了。”

庄氏皱了皱眉头,一边在发髻上戴上步摇一边道:“让他们到花厅里去等一等,我先去太夫人那里。”说完便匆匆站起来出了门。

等走到门口,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回身对丫鬟又吩咐道:“你去将四小姐也请到花厅去,让她去跟四少爷和二小姐一块儿作伴。”说完才又走了。

庄氏去到福宁堂的时候,李氏正坐在榻上捧了一杯清茶,眼睛却在出神,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到庄氏进来,放下手里的天青釉茶碗,对庄氏招了招手道:“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快过来。”

庄氏过去先行了礼,然后才坐到了李氏旁边,还没等她说话,李氏已经先开口道:“我知道你过来想问什么,我也有话要对你说。”

庄氏只得将话咽下,垂了垂头。

李氏伸手抓了庄氏的手放到自己的手心里握住,然后才慢慢道:“线娘,娘几乎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还五六岁的时候,娘就看着你在这府里跟着三郎宪娘她们跑来跑去,你还没嫁进来的时候,我就将你当成半个女儿看待。”

庄氏也回握了李氏的手,她的父亲是老国公信任的副将,李氏和庄老夫人也走动得勤,小的时候,她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武国公府度过的,对李氏有着比普通婆媳更深厚的感情。她看着李氏,真心的道:“娘从小就疼我,有时候比对三郎还疼我,我是知道的,我也一直记在心里。”

李氏却摇了摇头,道:“三个儿媳妇里面,我最心疼的是你没错,可娘觉得最对不起的也是你。你说我对你比对三郎还疼,三郎是我亲生的,我又怎么可能疼你比他还疼呢,事实上这么多年,我偏袒着三郎,不知道多少次委屈了你。当年你父亲为了救老国公而亡,老国公承这份恩情,想将你认作养女。但我想一个国公府养女的名头值什么事,我喜欢你,不如就让三郎娶了你,你留在家中,由我一辈子照顾你,不比你顶着个国公府养女的名头嫁到外面强。而且我也看出来了,你对三郎也是有意的。

当时我真是将这看成了天造地设的一门亲事,可我没想到三郎这么混,自你进门就与你冷眼相对不说,还闹出外室的事情来,更没想到还闹出庶子庶女来。后来你凉了心断了情,闹着要和离,三郎却倒是回心转意了,我那时候一方面是舍不得你,一方面也是为了三郎,所以就一直劝着你重新接纳三郎。我也知道,当年你要不是还念着我,怕就真的是跟三郎一刀两断了。这些事,一直都是林家亏欠了你。”

庄氏摇了摇头道:“这些事又怎能怪得了娘,当年要不是我心里对三郎有意,娘又怎么可能强迫得了我嫁进林家来。当年说是因为你才愿意跟三郎和好,说到底也还是因为我心里根本放不下三郎。”

李氏拍了拍庄氏的手,接着道:“我知道你来是为了元元而来,元元是我嫡亲的孙女,我又哪里舍得将她扔到那个吃人的地方去。可没有办法,整个林家只有她一人是合适的,林家为了皇上的皇位失去了太多,你战死沙场的大哥、大侄子,我的女儿宪娘,还有本家的几位族叔族兄,就是老国公爷,何不是因你大哥侄子的死伤心过度没几年就去了。林家付出了这么多,不能最后却替别人做了嫁衣,所以最后只能又委屈了你和元元。还有太子,没了母亲的扶持,身边却环狼群饲,依仗着皇上对他的慈父之心又能依仗几年,他需要一个能在皇上身边说得上话的女人替他说话。”

庄氏道:“不是还有苎娘,我看苎娘······”

李氏打断她道:“苎娘不成,她的品行不成。何况苎娘是庶出,她若进宫便只能为妃。皇后的位置实在太重要了,继后的位置若是不能落在林家,最后最有可能得去是谁,是吴家。吴贵妃与皇上本就是姨表兄妹,吴贵妃又是从潜邸时候就伺候皇上的老人,吴家也有从龙之功。若是吴贵妃做了皇后,二皇子也会水涨船高随之变成嫡子。二皇子与太子只差了一岁,他若也成了嫡子,于太子于林家来说简直是后患无穷。”

庄氏垂下头,没有说话。

李氏接着道:“宪娘去世前留下过话,要从娘家选一个姑娘入后宫照顾太子,皇上现在心里还念着宪娘,加上我们林家的运作,元元被立为继后的事有八成的把握。”

庄氏知道事情到现在,元元进宫的事怕已经成了定局,心里虽仍担心女儿,却也不再多说什么。

过了会,她深吸了口气,转而说起其他道:“娘,我这次来,不止为了元元的事,还有其他的事。”

李氏道:“有什么话你说。”

庄氏蹙了蹙眉头,然后才说起道:“是承刚和婼娘的亲事。”她顿了下,接着才道:“承刚和婼娘是双生儿,如今也十六了,特别是婼娘,姑娘家总不好太晚嫁人。三郎的意思,他在西北已经替承刚看好了一门亲事,是他账下一个六品经历的女儿。那经历很有些勇谋,三郎很看好他的前程,他那长女今年十四,我去看过,德言功都是不错的,就是容貌上稍有欠缺。三郎是说,娶妻娶贤,这倒也算不上什么缺点。他的意思是等过段时间让那姑娘回京来,三书六礼都在京里办,等两口子成了亲,就让承刚也到西北去历练一番。至于婼娘,我们二人在西北倒是挑不出什么好的人选,就请娘掌掌眼,帮着看个人家。”

李氏道:“三郎说得对,娶妻娶贤。至于婼娘,你们放心吧,我会替她看着。”她说着动了动身子,接着道:“这几年我也替她相看过几家,只是婼娘的性子有些软,却有些不好找,她能压得住的,家世资财浅了些,我看她并不很愿意,高门大户,她怕斗不过别人的心眼,让她嫁过去只会害了她。”

庄氏道:“三郎的意思是,家世资财浅些不碍事,多给她些钱财傍身,只要对方人品信得过,资质不会太差就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