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言情小说 > 继后守则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二十一章 皇帝萧谏

小说:继后守则 | 作者:梅雨知时节 | 字数: 3602

同类小说推荐:

万公公回到乾清宫的值房,值房里他带的两个小徒弟连忙上前来伺候,倒茶的倒茶,端水的端水,捏肩捶腿无一不殷勤。

万公公却只来得及抹了把脸,换了身衣裳,然后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就匆匆的往乾清宫的勤政殿而去。

皇帝萧谏就坐在勤政殿内的书案上处理政事,身后是两个屏气垂首的内侍。

他仅着常服,明黄色纱罗所制,上绣龙纹、翟纹、十二章纹。

上天很厚待这个男人,三十而立,但岁月只带给他更加深厚的城府、更加沉稳威严的气质,却并不曾在他脸上留下痕迹,他没有留胡子,看起来依旧年轻,朗朗清风如玉。

任谁都会承认,倘若他不是帝王,但依旧会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当然,帝王的身份让他更加的具有吸引力。

他听到万公公进来,从批阅的折子中微微抬起头睥睨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回来了?”接着又继续低下头去批阅折子了。

这时候你会听到,他的声音也十分低沉浑厚,像是空谷里响起的洪钟,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又忍不住会被这个声音所迷。

万公公上前去给他行了礼,然后才弓着身子禀报道:“禀圣上,纳采之仪一切进行得顺利。”

萧谏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不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他却又像是被什么所迷,愣愣的出神。手中的朱砂御笔停在半空中,赤红的朱砂从笔尖滴落下来,浸透了书案上面的折子,留下一个巨大的红点。

万公公自来会揣摩皇帝的心思,见他如此,连忙又笑呵呵的添了一句:“林四小姐十分欣喜。”

萧谏脸上微动了一下,狭长的眼睛更加的狭长。

欣喜吗?对着外人她肯定会这样表现的。

哪怕身为皇帝,他也感受到了生命无常和无奈之处,谁能想到,曾经坐在他的膝头,会弯着眉毛对着他笑,伸着手要抓他头上的一颗珠子,抓不到就笑呵呵的亲他的脸颊,然后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的可爱小姑娘,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他的妻子。

他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她的时候,那时候他还只是太子,他的兄长祁王联合废太子余孽和陈皇后,里应外合谋反逼宫。东宫被困,而他那时正领着五成兵马司和西山大营的兵马进宫救驾,根本无暇顾及东宫。等最后他的亲卫将东宫解救出来时,听人说是她让泰儿躲进了厨房的米缸里,然后自己出去将叛兵引到了书房,最后她受了点小伤。

那时候她也不过六七岁的年纪,牵着比她小一岁的泰儿怯怯的往他身边走来,他问她害不害怕。

她沉默了好一会,犹豫着是否应该向大人证明她是一个勇敢的孩子,但最终仿佛是终于忍不住,泪光闪闪,饱含委屈,带着哭腔道:“怕,好怕······”

他那时候实在心疼这样的一个小姑娘,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拍着她的背安抚她道:“没事了,有姑父在,没事了······”他那时候在想,以后一定一定不能再让这样一个小姑娘遇到这样的事。

而她仿佛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让自己安心的怀抱,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小声的抽泣起来。他依稀还记得那时她颤抖的身子,以及沾在他脖子上温热的泪水。

后来他登基,要处理政事,要跟那些心眼一个比一个多的老臣斗,还要镇压那些蠢蠢欲动的外藩蛮夷,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而林英和庄氏夫妇大约是因为之前的事心有余悸,不再愿意她往宫里来,偶尔有时他在宪娘宫里看到一些宗亲的孩子想起她时,问起宪娘为何不将她召进宫来。他记得宪娘也是十分喜爱这个娘家的侄女的。

但宪娘无不遗憾的道:“我三嫂说那孩子病了,说就不让她进宫来免得给我们添麻烦。”

他也有儿女,明白林英夫妇的心思,后来便也不再勉强。

他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下,他那时还想着等那小姑娘长大了,一定要给她挑个好夫婿,为她圣旨赐婚,用公主的礼仪将她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保她一世无忧。倒没想到,命运兜兜转转,最终他会成为她的夫婿。

想到这里,萧谏放下朱笔,又问万公公道:“朕记得那孩子自回京后就一直病着,现在······”

万公公马上接话道:“皇上放心,四小姐的身体已经完全大好了,奴才一直盯着呢,太医也说四小姐的身体底子好,原来一直病着不过是因为心绪不宁,后来自己想开了也就马上痊愈了,如今身体已完全无碍。”

萧谏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他又想起了什么,又问道:“泰儿呢,最近在做什么?朕倒是有好一段时间没见过他了,这几天也未见他来给朕请安。”

万公公笑着道:“殿下因为上次文章作得不好让皇上教训了一顿,心理惭愧,最近卯着劲儿读书,还跟延庆宫的下人们说,不作出让皇上和太傅们满意的文章来,就不来见皇上呢。”

萧谏面露几分温和,道:“这孩子的性子,跟他母亲一样有些拧,怕是心理埋怨上朕上次教训他的事了呢。”

万公公连忙道:“皇上可千万别这样说,太子殿下心里十分敬爱您呢。”

萧谏道:“罢了,谁让朕是他爹呢。”说着又吩咐道:“让他们好好照顾他的饮食,也让人看着他别让他太用功了,免得伤了身体。”

万公公笑着恭敬道:“是。”

说着低下头去,脸上却露出了几分愁容。

太子这些日子并不是在认真耕读,而是不吃不喝的躲在屋子里,脾气也变得十分暴躁,几次都听到东宫传来他杖杀下人的消息,若不是东宫的篱笆扎得还算稳,只怕太子脾气暴戾的消息早已通过昭阳宫的那一位的手传到外朝和皇上的耳朵里来了。

皇帝或许关心太子,但却并不一定有他们这些奴才知道太子的心思。

太子是从宫里传出皇帝要立林四小姐为后的消息后开始性情变化的。

但有些事,就像太子的小心思一样,永远都只能掐死在摇篮里,不可让别人知晓。他盼望着东宫的那位小主子能够早日明白,皇上是他的父亲,但同时也是天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