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言情小说 > 继后守则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二十四章 风云起(上)

小说:继后守则 | 作者:梅雨知时节 | 字数: 3200

同类小说推荐:

无论是林家或林嫤都明白,林嫤进宫为后的事不会顺理成章般的一帆风顺。

但在纳采之仪后不过三天,以西北富户杨家上京状告陕西都指挥使林英强取豪夺,霸占杨家马场和粮仓为起因,以都察院右都御史卢大人上折弹劾林英目无法纪,治军不严为发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弹劾林家的事件在整个朝堂之中蔓延,而后从西北传上来的状告林英在西北仗势欺民,搜刮民脂的万民请愿书也被摆在了皇帝的案前。

事态继续发展,然后开始有人在朝堂中开始提出,林英欺君罔上犯下数罪,应革职查办,押回京中候审,其女林嫤以罪臣之女之身,不足以母仪天下,应另选贤德女子为后。

整个事件不管弹劾也好,或是上请另立皇后也好,看起来是毫无章法,各自为政,东一棒槌西一榔头,没有重点,但冥冥之中,却又仿佛有一只手推着这些人一直往前,将林家陷入了一种疲于应对的境地。

而在此时,在李氏的福宁堂里,林家大房、二房和三房的人聚集在一堂,神情肃穆的商量应对之法。

每个人的神情都不大好,庄氏的眉头更是深深的皱了起来,一边要为丈夫担心,一边又要女儿的事情着急。

林勇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此时依旧沉稳,并安慰李氏和庄氏道:“母亲和三弟妹也无须太过担心,任这些小人再七上八跳,最重要的还是皇上的态度。皇上此时还未说话,至少说明还是信任林家的。”

李氏皱了皱眉头,声音带了些愤怒道:“这次怕又是吴家的手笔吧,他们这次倒是学聪明了,整件事除了一个姻亲卢广田牵扯进去了,其余的倒像是一丝一毫的都跟他们吴家扯不上关系,外人看着还觉得他们此次不曾落井下石。”

都察院右都御史卢广田在原配去世后,续娶的是吴家三房的嫡姑娘。卢广田年过五旬,而吴家三房的那位姑娘正值双十年华,正是老夫少妻,一树梨花压海棠,三年前两人成亲时,还成了京城里好一段的谈资。

那位吴氏两年前为卢御史生下一个儿子,听闻卢大人极为喜爱这个幼子,正打算越过嫡长子让幼子继承家业。

李氏“哼”了一声道:“好好的一个御史,不好好尽忠皇上,却跟吴家蛇鼠一窝搅合在一起,我看他也是自掘坟墓。”

御史地位向来特殊,“纠劾百司,辩明冤枉,提督各道,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是天子的耳目。既是天子耳目,天子又怎么会允许这里面掺杂进来别的声音。所以古往今来,御史是天子的心腹,但也只能做天子的孤臣。

林勇道:“先问问三弟那里是怎么回事吧,空穴才能来风,吴家就是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拿无中生有的事情来生事,必然是三弟行事有了差错的地方,让人抓住了把柄。”

庄氏这时候开口道:“占用杨家马场和铁厂的事情我倒是知道,入了秋之后,有部分胡人勾结山匪扰境,京中的军饷和军需一直没来,三爷只能去跟杨家等西北富户谈判,希望购买他们的马匹和粮食。但杨家却联合其他富户坐地起价,提出了比市场高出三倍的价格。三爷一怒之下,让人直接征用了他们的马匹和粮仓,但那也是给了银子的。至于说仗势欺民,搜刮民脂,那就完全是无中生有了。娘、二哥,您们心里也清楚三爷的性子,有时脾气暴烈冲动了些,但却绝对做不出欺负百姓的事情来。”

李氏道:“我看那杨家,怕也是跟吴家早有勾结。”

林勇道:“也未必就有勾结,吴崇敬掌管户部,之前一直以户部银钱不足为由拖延军需,他只要透几句话给杨家,商人重利,自然就趁机坐地起价。至于这后面状告的事,则怕是三弟强势之下杨家恼羞成怒才与吴家搅合到了一起。”

李氏道:“既然他们做初一,我们就做十五,林家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就吴家平日的行事,要找出几件事来弹劾,还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他们朝中有人,难道我们就没有。”

林勇心里早有应对之法,但此时看到沉默的低头沉思的林嫤,心下动了动,则开口问林嫤道:“元元,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林嫤明白这位二伯父是想要考验她。

她低头想了想,然后反问他道:“二伯父,您觉得皇上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勇有些意外,但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英明睿智,城府极深。”说着想了下,又加了一句:“是一位明君。”

林嫤道:“那这样的天子,一定不爱给他惹麻烦的臣子吧?”

林勇道:“自然。”

林嫤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仿佛在犹豫下面该怎么说,默了会,才接着道:“前两天,我院子里一个叫樱桃和一个叫荔枝的丫鬟发生了争执,其实起因也简单,她们两人是一起负责清洁我屋里的瓷器摆件,樱桃平日爱偷懒,喜欢将活都推给荔枝干,长此以往,荔枝心里不舒服,那天便要求樱桃和她一起干活,但樱桃不以为意,甚至对荔枝出言不逊,于是两人起了争执,甚至推打起来,将我的院子闹得鸡飞狗跳。

这件事看起来是樱桃的错更大一些,但我处置的时候却将她们各打五十大板,两人都罚三个月的月俸并三天不许吃饭。”

林勇问道:“这是为何。”

林嫤道:“很简单,我并不在乎她们两人谁是谁非,只在乎她们将我交代的事办好了没有。我院里的丫鬟婆子这么多,脾气性格各不同,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小矛盾,倘若她们有了矛盾我就要去给她们断官司,那我这个当主子的什么事都不用做,只给她们断官司就能忙一天了。

我自然知道荔枝平日多受了委屈,但我让她一个三等丫鬟领着二等丫鬟的月例,平时四时八节的赏银也比樱桃重上一倍,于我来说已经对她做了补偿,那么我就不希望她再给我找事。”

由此再看皇帝,他的心思怕也都是,你们一个个都给我安分守己的忠心办差,少给我惹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