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言情小说 > 继后守则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二十八章 炙手可热

小说:继后守则 | 作者:梅雨知时节 | 字数: 4178

同类小说推荐:

林嫤走进福宁堂的时候,福宁堂的花厅里断断续续的传来说话声和女子偶尔爽朗的笑声。

林嫤问丫鬟紫苏道:“祖母这里有客人?”

紫苏笑着回答道:“是呢,是长宣侯夫人。”

林嫤皱了皱眉,有些讶异。因为当初长宣侯世子闹着要娶林苎的事,长宣侯夫人跟李氏不说闹翻那也是差不多了,两家多年不来往,她实在不明白长宣侯夫人怎么又上门了。

紫苏大概是看清楚了林嫤脸上的疑惑,凑过去悄声的道:“长宣侯夫人上门是来做媒的,她上门想为他们侯府二房的符五姑娘与四少爷说媒。”

林嫤更加诧异,符五姑娘她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符家二房的嫡出吧,林承刚说的好听点是庶长子,真算起来,他是外室所生,生母并无名分,连庶子都算不上。正是因为如此,林承刚和林婼的亲事才一直不尴不尬,不上不下的放在那里。

不过她想到最近络绎不绝上门做媒或提亲的人家,又觉得不足为奇。

紫苏也是笑着跟林嫤玩笑道:“你说这些夫人们真好笑,您知道吗,昨天竟然还有位夫人想上门为她儿子求娶六小姐。六小姐才几岁啊,而且她儿子也才八岁。”

其实大家都知道,林府变得这样炙手可热起来,都是在林嫤定下为后的事情之后。从前林宪还活着的时候,林家也炙手可热,但自林宪去世后,朝中内外的人都觉得新后一立,太子的储君之位变数太多,特别是生有二皇子的吴贵妃看起来对继后的位置胜券在握,林家的情势有所减淡。

所以此时紫苏虽然是在讽刺那些附炎趋势的人家,但同样身上也隐隐带着一股骄傲。

林嫤笑了笑,道:“既然祖母有客,那我先去后院看看外祖母。”

按理说有客人来,她应该前去拜见。但如今她的身份,去了只怕会没完没了了,她不耐烦应付她们,还不如暂时避开。

紫苏也明白林嫤的意思,道:“四小姐您去吧,等太夫人这边会完了客,奴婢去叫您。”

林嫤点了点头,然后去了后面的院子。

庄老夫人正躺在院子树下的摇椅上晒太阳,嘴里哼着一首调子。林嫤听过这首调子,庄氏有时候高兴起来也会哼,好像是林嫤的外祖父当年当山寨头子的时候,一首在山寨中传唱类似寨歌这样的曲子,不怎么文雅,但胜在调子活泼。

庄老夫人见到林嫤进来,笑着对她招了招手,道:“元元,快进来,快进来。”

林嫤笑着走过去,在她身边蹲下,笑着道:“外祖母刚刚哼的是什么歌,也教我唱唱。”

庄老夫人道:“那可不行,这曲子可不雅听。”

她躺在摇椅上看了林嫤一会,又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感慨道:“一眨眼,你都这么大了,也要嫁人了。”她说着用手比了比,接着道:“你刚出生的时候,只有这么点大小,你娘生你的时候有些不顺,你爹和你娘也刚和好,祖母可担心你了。一边担心你爹和你娘又闹起来,另一边又担心你养不活,还怕你养活了身子骨又会不好。但没想到,你是个争气的,不仅健健康康的长大了,还比任何人都懂事。我知道你娘的性子,有时候拧起来也是让人气不打一处来的,要是没有你在中间转圜,你爹和你娘未必有如今的日子。”

林嫤佯装生气道:“外祖母,您说什么呢。娘哪有你说的那样坏,而且你看爹爹,现在可心疼娘得紧,什么事都让着娘,爹和娘能像现在这样好,还是爹最大的功劳。”

庄老夫人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爹现在也是个好的。”

现在是个好的,那也就是说以前不是个好的。

林嫤抿着嘴笑了笑,只怕外祖母心里还为以前父亲辜负母亲的事有所怨言。

林嫤还想说几句话逗庄老夫人开心一下,结果这时候外面丫鬟来报:“庄二爷来了。”

接着是一身青衣的庄二爷走了进来,林嫤站起来,给他行了个家礼,唤了声:“二表舅。”

庄二爷连忙侧身避开,然后轻作了个揖,也道了声:“元元。”接着才又转向庄老夫人,作揖喊道:“姑母。”

林嫤想他是有话要和庄老夫人说,便道:“二表舅,您跟外祖母说说话,我去给你们烧点茶来。”

庄二爷客气的道了声:“麻烦了。”

林嫤看着他拘谨又客气,却又表现出点亲近的模样,实在有些无奈。自从纳采问名之后,许多事许多人面对她的态度,不动声色或潜移默化的就有了不同。

林嫤去了茶室,等水烧开后,又等了一小会,才又端着茶叶和热水过来。

庄二爷还在跟庄老夫人说着话,庄二爷说了什么,好像是在请教庄老夫人的意见,而庄老夫人则点了点头,又说了几句什么。距离太远,林嫤并没有听清他们说了什么。

等林嫤端着茶上前去,他们也就停止了说话。

庄二爷喝了两杯茶,没多久就告辞离开了。

林嫤送他出去,出去的时候顺便问他道:“二表舅,听说你想搬出去住?”

庄二爷点了点头,道:“是的,我这次来就是跟姑母告辞的。”

林嫤问道:“是在林家住得不好吗?”

庄二爷连忙道:“不是,不是,这里很好,无论是太夫人还是国公爷都很周到。”

林嫤笑着看向他不说话,好像是在等着他说出什么话来。而庄二爷看着这样的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再瞒住她。

后来想了想,这个表侄女以后就是皇后,有些事还真的不能瞒住她或瞒不住她,于是便接着道:“庄家想把一部分生意转移到京城来,由我来管理京城这边的生意。既然如此,那我必然是要在京城常住,这样打扰林家倒是有些不好了。我在京里置办了一个宅子,一来终归是住在自己的地方自在些,二来我以后见那些管事也方便。”

其实庄氏准备将一部分生意转移到京城,还是他上京后知道林嫤以后会成为皇后,然后写信回去跟庄家人商量决定的。

一直以来庄家的生意都在江南,在江南也是数一的商户人家,以前主要做的是绸缎声音,但这几年走起了海船宝货的生意,主要是将庄家的绸缎运到海外去卖,然后换回海外的宝货带回江南来卖。

现在的庄家,不客气的说一句是江南的首富都不足为奇。但家业再大,都没有人会不想更近一步的,现在林嫤这个表侄女将会成为皇后,庄家便想以这个为契机,以后走通皇室贡缎的路子成为贡商。

林嫤转回头,没有再说话。其实她之前多少已经从庄氏口中了解过庄家的打算。

一直以来,皇家的贡品生意几乎都是被吴家所垄断,吴家你可以说他们府里行事不地道,但的确富可敌国,全国的钱庄,有近半数都是属于吴家的。

当年太祖起事时,其他功臣都是跟随太祖打天下得以封功爵,唯有吴家是以钱财资助太祖得以封国公。所以国朝初立时,其他功勋多有看不上吴家的地方,讽其为“铜板国公”。

不过既然庄家想抢吴家的生意而父亲祖母等人没有反对,那就说明父亲和祖母他们自有打算,她倒是不用太过担心。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