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言情小说 > 继后守则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三十章 亲事(上)

小说:继后守则 | 作者:梅雨知时节 | 字数: 3598

同类小说推荐:

林婼从林苎的院子出来后回了三房。

路过庄氏的正院时,想到林苎的话,于是转到了庄氏的院子去。

庄氏的丫鬟彩屏和彩簪站在门口给她行礼,唤了一声:“三小姐。”

林婼看着紧关着的房门,小声的问道:“母亲在吗?我想给她请个安。”

彩屏道:“夫人在呢,不过三爷也在里面。”

林英回来之后,林婼深觉得自己还没好好的跟父亲说过话,惊喜道:“那我也给父亲请安。”

直到看见彩屏别有深意的浅笑时,她才反应过来,红了红脸,道:“我,我……明日再来。”说着逃也似的跑开了。

而在屋子里面,庄氏已经起来了,正坐在梳妆台前梳头发。

林英坐在她的身后,捧了她的一缕头发放在鼻子里嗅了嗅,一边跟妻子道:“……这次回来,石夫人带着石姑娘也一起回来了,你过几天邀请她们母女到府里来让母亲和大嫂等人也见一见。另外还有婼娘的亲事,你也多费点心。我准备这次回京趁机就将承刚和婼娘的亲事定下来,婼娘给她找个老实本分的人家嫁了,承刚和石小姐成亲后让他们随我们一起回西北去,承刚转过年也十七岁了,身为林家的男儿也该让他去战场上历练历练。”

庄氏挑了挑两条细长的眉毛,道:“你自己宝贝儿子宝贝女儿的亲事你自己操持去,我才不去做这个坏人,省得他们还以为我从中作梗由此生怨。”

林英讨好的笑了笑,道:“看你说的,你不是他们的嫡母吗,你养育他们长大又替他们操持婚事,他们自该感激不尽,怎么会怨你。阿柔,我知道你一向心地善良,你……”

庄氏瞥了他一眼,将梳子轻拍在梳妆台前,没好气的道:“你少给我戴高帽,嫡母,你生他们的时候问过我了吗?”说着推开丈夫,直接站了起来走道床边坐下。

林英一听她提起过去的事便觉得头皮发紧,生怕她又翻旧账,连忙走过去,拉了她的手道:“你看你,我们不是说好了过去的事谁也不提的吗。”说着又讨好的道:“那你不愿意替他们操持就算了,我让娘来操持。”

其实现在庄氏和林英的感情好了,她也并不像总是提起过去的事让夫妻生分,只是每每想到过去的事,特别是看到林承刚和林婼这两个就像是林英过去犯错的证据时,她心里总还是觉得膈应。

庄氏叹了一口气,道:“娘年纪都这么大了,哪里还能让她来替我们操持这些小辈的事。再说,我这个嫡母在旁边袖手旁观让娘来操持,外人看着像是怎么回事。算了,我会看着办的。”

林英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半是讨好半是认真的道:“阿柔,能娶到你真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

庄氏推了推他,道:“去去去,少没个正形。”

林英却直接拉下了帐子,抱着庄氏往床上躺去,道:“时间还早得很,我们再躺一会。”

到了第二日,庄氏梳洗过后,然后便去了李氏的福宁堂,将石氏母女的事情跟李氏提了提,道:“……我想选个日子将石夫人和石小姐请过府来让家里人看看,若是娘看着还满意就尽快过三书六礼将婚期定下来,承刚的年纪摆在那里,石小姐转过年也是十六了。娘,您看呢?”

李氏点点头道:“是该这么个礼数,你要什么时候请客该怎么请客需要什么,都跟你二嫂两人商量着办去,等道石夫人和石小姐来的那日,我只管出席给你们做做面子就成。至于石夫人和石小姐,既然你和老三都说好,我相信你们的眼光。”

庄氏笑着道:“那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说着又道:“还有婼娘的亲事,我这几年在京里的时间少,还要让娘替我相看相看。”说着又转头望向旁边坐着的窦氏和齐氏,道:“大嫂二嫂也替我想想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家。”

齐氏还真的思索了起来,然后笑道:“我娘家的大嫂最爱做媒,我改变帮你问问她去。你和老三想要给婼娘找个什么样的人家?”

庄氏道:“我和三爷的意思都是,只要男方品行好家庭简单姑舅宽厚的就行,家境薄点也没关系。要是世家或公爵人家,那最好是门风严谨妯娌融洽的。”

想到林婼的性子,李氏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窦氏听着心里则是一动。

等从福宁堂出来的时候,窦氏出声叫住了庄氏,道:“三弟妹。”

庄氏回过头来,笑着问她道:“大嫂,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窦氏望了望周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道:“三弟妹愿不愿意邀我去你院子喝杯茶?”

庄氏忙道:“自是欢迎,求之不得。”

两人一起回了三房之后,等丫鬟上了茶,庄氏让屋里的丫鬟都下去。

窦氏抿了一口茶,这才开口道:“三弟妹要给婼娘看人家,我这里有个人选。是我娘家侄女的奶娘的儿子。”

窦氏说到这里,看见庄氏皱起了眉头,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那位奶娘并不在奴籍,他的儿子也的确十分出色,要不然我也不会来跟你说。”

庄氏知晓窦氏的性子,知道她不是那样见不得别人好的人,于是问道:“那大嫂先跟我说说男方是什么样的人家。”

窦氏道:“那位奶娘姓赵,当年我那侄女出生后,我大嫂要选奶娘,她进府应选。虽是穷苦人家,但穿得整整齐齐,模样也干净,身上还带着一股清傲之气,我大嫂十分满意。原本奶娘是一定要签死契的,但那赵氏不愿意,称自己落入奴籍没什么,但他丈夫是个读书人,儿子以后也是要读书科考的,她不能给丈夫儿子丢脸,若是主人家愿意相信她,她可以少拿些银子,若是怕她不够忠心,以后小小姐吃的用的,她都先尝一遍试一遍,一定好好将小小姐奶大。

我大嫂有些动容,但也不敢随意将孩子交给一个卖身契不在自己手里的人。后来打听到,那奶娘的丈夫家里本也有些良田,本不至于沦落到大户人家伺候的地步,只是她丈夫不幸病逝,家里的婆母是个继室,收买了族里的人想逼其归宗另嫁好霸占她这一房的家财。她决然带着儿子从族里出来,又跟劝她改嫁的娘家人断了联系。我大嫂怜其遭遇,又欣赏她的坚毅贞洁,便让人帮她将家财要了回来。她倒也是个知恩图报的,常常进府请安。后来有一次,我那小侄女生了病不肯喝奶娘的奶,也不知是不是她和我那侄女有缘分,没想到我那侄女却愿意喝她的奶,且喝了她的奶之后病也渐渐好了,于是这样她便成了奶娘。”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