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言情小说 > 继后守则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四十一章 忠心(推荐到100的加更)

小说:继后守则 | 作者:梅雨知时节 | 字数: 5550

同类小说推荐:

林嫤默了一下,对穆清道:“姑姑一定很爱皇上。”

穆清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才又接上,道:“元后与奴婢说过,若是让她来选择,她是不愿意去做这个皇后的,她宁愿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王府里,她就做个太平王妃。可是她又说她知道皇上有治国安邦的抱负,也有成为明君的胸怀和雄韬武略,作为妻子,她便不能阻拦。”

林嫤默了一下,对穆清道:“姑姑一定很爱皇上。”

穆清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才又接上,道:“元后与奴婢说过,若是让她来选择,她是不愿意去做这个皇后的,她宁愿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王府里,她就做个太平王妃。可是她又说她知道皇上有治国安邦的抱负,也有成为明君的胸怀和雄韬武略,作为妻子,她便不能阻拦。”

所以那时候她明知道林家走的是中庸之道,也并没有参与储君之争的打算,但她还是替皇上求来了林家的支持。也所以如此,她才会劳累过度,英年而逝。

林嫤没有再说话,过了好一会,她才又问穆清道:“对了,穆姑姑,你是怎么会到姑姑身边伺候的?”

穆清道:“奴婢原是先帝贤妃宫里伺候的宫女,因为犯了错被姑姑责罚,元后进宫给贤妃娘娘请安,正要遇见救了奴婢,然后贤妃娘娘就把奴婢赏给了元后。”

林嫤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在另一边的皇宫里。

万公公走进内监所。自有小公公上前来接了他手上的佛尘,伺候他进了门。

屋子里面,是两个青衣小太监押着一个正挂在春凳上的蓝衣小太监打板子。蓝衣小太监嘴里被塞了布,脸上挂着泪,见到万公公进来,抬起头来拼命的摇头,呜呜的想说话。

仔细看的话就能看清楚,那小太监正是引着林嫤去宫里的那个太监。

万公公连瞧都没有瞧他一眼,越过他先进了内室换了身衣裳。慢悠悠的出来后,才坐到椅子上,对打板子的两个青衣小太监道:“停手吧。”

蓝衣小太监终于将嘴里的破布吐了出来,然后眼泪鼻涕一起流的道:“公公,真的是皇上吩咐我去请林四小姐的······”

万公公“哦”了一声,然后道:“那你倒是说说皇上是什么时候吩咐的你,在什么地方吩咐的你,是在你左耳朵吩咐的你,还是在你右耳朵吩咐的你?”

蓝衣小太监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不断哭饶道:“真的是皇上吩咐的我,求公公饶命·······”

万公公道:“这长了嘴巴,却不用来听主子的差,倒是用来走歪门邪道了,我看也没有留着的必要。去,烧一壶油来。”

旁边的青衣小太监道了一声是,出去了。

蓝衣小太监吓得脸上失色,不断求饶道:“公公饶命,公公饶命······”

万公公意有所指的道:“这当奴才的啊,不能总想着犯了错再来求饶命,聪明的就不能让自己犯错。”说着眼睛瞟向两旁的小太监,吓得小太监们全都将脑袋贴向了胸口。

有青衣小太监已经端了滚烫的油壶进了来。

万公公吩咐道:“给我灌下去。”

蓝衣小太监吓得从凳子上挣扎起来,想要跑出去,却被另外两个青衣小太监抓住押在地上,用手掐开他的嘴吧,然后端油壶的太监将滚油从他嘴巴上倒了进去。

空气中仿佛还能听见热油烫坏嘴巴的声音,屋里的小太监们直打怵,脸上直冒出汗来,仿佛被烫的人就是自己。

蓝衣小太监瘫在地上捂着嘴巴直打滚,嘴里发出刺耳的又撕心裂肺的声音。

万公公站起来,扫了一眼屋子里的小太监,道:“我都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我告诉你们,无论是谁,只要他一天不是这个······”他竖起手指,指了指天上,继续道:“都不值得你们效忠,别忘了你们是皇上的奴才。下次再有人嘴巴不把门,”他指了指地上的蓝衣小太监:“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今天能有人为了讨好太子假传圣旨,明天就敢有人给其他宫妃透露皇上的行踪,或是帮着外人对皇上不利。勤政殿和乾清宫不能在他手上变成筛子。

万公公继续道:“别仗着平日我宠着你们就敢胡作非为,我生起气来你们消受不起。这宫里可不是你们随便撒野的地方······”

*****

武国公府里。

林嫤泡完澡从沐房出来,然后便见到了已经等在了外面的慕兰。

林嫤叫了她过来,问道:“打听到奶娘家里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慕兰点了点头,道:“桂妈妈的兄长得了重病,需要百年的人参做药引,那日桂妈妈进府怕就是来求药的。只是百年的人参珍贵,又不是轻易可得的,小姐的库房里虽有,但奴婢不敢擅取,还请小姐定夺。”

桂妈妈的兄长,她记得当年就是他将桂妈妈一家赎身出去的。虽然当年穷苦时将桂妈妈卖进府做了丫鬟,但后来能想着将亲妹子一家赎身出去,可见这个人本性倒是不坏,也难怪桂妈妈这么关心这个兄长了。

林嫤对慕兰道:“给她送去吧,桂妈妈毕竟奶我一场。”

慕兰道了声是,然后拿钥匙去了库房将人参找了出来,当即给桂妈妈送了过去,回来后跟林嫤复命道:“听大夫的意思,只要有了这人参,桂老大的病就基本无碍了,且桂老大自己就是采药卖药的,其他的药材自己也能配齐。我还给桂妈妈送了五十两银子过去。”

林嫤点了点头。

然后到了第二日,桂妈妈再次进府来,身边带了个十四五岁的清秀姑娘。

桂妈妈指了那姑娘,对林嫤道:“小姐大恩,我无以为报,这是我女儿,就让她跟在小姐身边服侍,替我报答小姐的恩情。”

林嫤吹了吹茶碗里的茶,抿了一口,才道:“奶娘,我帮你并不是为了你的报答,我身边并不缺人伺候。”

桂妈妈跪了下来,对林嫤道:“还请小姐收下她,我虽不是什么大善之人,但也知道知恩图报。我这个女儿别的本事没有,但跟着大夫学了几年的医术,自己又看了些医书,对医术有些造诣。我知道小姐要嫁的人家不同寻常,有她在小姐身边看着,总能挡住一些鬼魅魍魉。”

林嫤想了一想,然后看向桂妈妈身边的姑娘,问她道:“你愿意跟着我吗?”

她看向林嫤,道:“小姐救了我的舅舅,也就是救了我们一家,我愿意追随小姐,报答小姐的大恩大德。”她说着想了一下,又接着道:“我会永远忠心小姐,效忠小姐,小姐生我便生,我死也一定会让小姐生。”

林嫤笑了笑,只觉得这个姑娘真是有点意思。

林嫤又问了桂妈妈道:“你真的愿意让她来伺候我,很可能你们以后就再也见不着面了。”

桂妈妈将头磕在地上,道:“请小姐收下她。”

林嫤点了点头,对她们道:“你们先起来吧。”

等她们起来,林嫤又问她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姑娘道:“云儿。”

云儿,她记得宫里吴贵妃的闺名就叫吴芸。倘若她要跟着她进宫,那她便不能再用这个名字。

林嫤道:“名字本为父母所赐,不轻易改动,只是这个名儿会与贵人相撞,你若要在我身边伺候,便不能再叫这个名儿,我替你另改个名儿吧。”说着想了一下,指了指慕兰慕枝,道:“你就随着慕枝慕兰,叫穆叶吧。”

穆叶跪了下来,道:“穆叶谢小姐赐名。”

林嫤点了点头,又道:“你不用急着进府伺候,先回你自己家,好好与你母亲舅舅相聚,珍惜这段时间,等过完年你再到我身边来。”

穆叶道了声是。

过了冬至,接着就是腊八。腊八过后,然后就是春节。

在年关将至之前,林嫤与皇帝的婚事,终于将纳吉、纳征、请期三礼也走完了,礼部定下了帝后大婚的日子,在明年的三月。

林嫤的生辰早,在二月。也就是来年林嫤办完及笄礼,接着就要帝后大婚。

这算得上是一件喜事,但在新年之前,林家还是发生了一件并不让人怎么愉快的事。

事情的起始,是中山侯江家的侯夫人拿着一根簪子一方帕子上了门,在福宁堂里与李氏避开人谈论了半天,然后中山侯夫人留下簪子和帕子走了。

李氏从屋子里出来之后,却是震怒,对丫鬟道:“将林苎那丫头给我叫过来。”

待林苎来了之后,将那根刻着她名字的簪子和那方绣着并蒂莲的帕子扔到她的身上,怒骂道:“看看你干的好事,你一个姑娘家还知不知道羞。”

林苎却是一副不知道发生何事的模样,委屈的跪了下来,含泪道:“母亲,您给女儿定罪前,也该让女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女儿实在不知做了什么事惹得您这么生气”

李氏指着她气道:“你还在这里装模作样,我问你,你在清凉寺里干了什么好事。我不要求你像元元那样为林家承担责任,但你也不该给林家抹黑。你做出这样的事,你对得起你父亲吗。”

林苎哭道:“女儿在清凉寺干了什么?女儿一直规规矩矩的陪着姨娘诵经念佛,为父亲和长兄超度,为娘和二哥三哥祈福,从无半点不规矩的地方,母亲如何能因外人片言之语,就质疑女儿的清白。”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