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言情小说 > 继后守则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六十一章 谈话

小说:继后守则 | 作者:梅雨知时节 | 字数: 3841

同类小说推荐:

林嫤又问道:“既然母亲现在身体不便,那四哥和二姐的亲事……”

齐氏马上接过话来,道:“请娘娘放心,臣妇自会将这两桩亲事办得妥妥帖帖的。”

林嫤点了点头。

那这样母亲便可以好好养胎了,不必再为林承刚和林婼的亲事费神。

李氏又道:“臣妇进宫的时候,幼玉倒是一直吵着要跟着进宫来见你。只是臣妇想着,娘娘初初入宫,手中的事还没理顺,幼玉进宫怕会不便,便没有让她一起来。等他日娘娘手中的事理顺了,再让幼玉进宫来看娘娘不迟。”

林嫤道:“应该的。”

对后宫的事,她现在确实还千头万绪,幼玉现在进宫来她也不放心。

林嫤又与齐氏和李氏说了一会儿话,问过了武国公府的情形以及庄氏的身体,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然后与齐氏和李氏道:“祖母和二伯母留下来陪我用午膳吧。”

齐氏和李氏恭敬道“是”。

宫里吃饭的规矩比民间大的多,宫女摆了膳,汤品、菜品流水般的端了上来,又流水般的换了下去。

齐氏和李氏坐在林嫤的两边,虽然说不上不自在,但却带上了该有的恭敬,所以显得疏离。

林嫤看到菜里面有一道胭脂鹅脯,那是李氏爱吃的一道菜,于是亲自夹了一块放到李氏的碗里。

李氏却毕恭毕敬的道:“谢娘娘赏菜。”然后才又恭恭敬敬的将放在她碗里的那块胭脂鹅脯吃完。

林嫤看着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还记得她们是她的祖母她的亲人,但她们却已经切切实实在将她当成皇后来对待了。

林嫤放下筷子,心里显得失落。

一入宫门深似海,高处不胜寒,连与亲人都变成了君臣。她现在才真真切切的感觉道,原来坐在后位上的人,是那样孤寂的。

李氏见林嫤放了筷子,关切的问道:“娘娘,可是饭菜不合您的胃口?”

林嫤听着又瞬间高兴起来,祖母她们或许已经在将她当成皇后来对待,但她们对她的关心是真真真切切的,半点不掺假。

林嫤笑道:“不是,只是想念福麽麽做的水晶肘子了。”

李氏听着脸上温和起来,看林嫤的目光越发柔和,忍不住道:“娘娘还像个孩子。”

林嫤重新拿起筷子,替李氏和齐氏又各自夹了菜,道:“祖母吃,二伯母吃。”

齐氏也对着她温柔而笑,然后低头夹起她夹的菜吃起来。

等用过了膳,几人又移步到偏殿。

林嫤让殿里的宫人都出去,关上门,然后才走到李氏身边,趴在她的腿上,拉起她的手,半是撒娇半是委屈的唤了一声:“祖母。”

李氏大惊,唤了一声:“娘娘。”然后便要站起来。

李氏也失惊的看着她。

林嫤拉住李氏,禁止她起来,故作伤心道:“祖母,您一定要这样吗?您这样对我毕恭毕敬的,不知道看了有多伤心。难道我做了皇后,就不是您的孙女了吗?”

李氏叹了一口气,这才重新坐下,摸了摸她的头发,唤道:“元元,祖母的乖孙女。”

明明才大婚三天,但林嫤却觉得好像离家很久很久了一样,心中充满的委屈,眼带泪光,喃喃的唤道:“祖母。”

李氏也是泪花闪闪,一下一下的摸着林嫤的头发,像是在哄自己心爱的宝贝。

过了一会,李氏才又开口道:“祖母原以为你已经长大了,原来心里还住着一个孩子,这般爱撒娇。”

林嫤笑道:“那是因为我知道祖母会心疼我。”

李氏将她扶了起来,拿帕子替她擦了擦眼泪,然后问道:“你在宫里还好吗?”

林嫤道:“好,很好。皇上对我很好,很相信我。”

李氏知道她向来是报喜不报忧的,又叹道:“其他的宫妃怕是不省心吧?”

林嫤对她笑了笑,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道:“我有皇上宠着,还怕她们不成。”

李氏又问道:“那昨天你和昭阳宫又是怎么回事?外面都在传,你不仅将吴贵妃打了,还将她的宫女太监都绑了,有几个言官已经在上折子弹劾你。”

林嫤听着有些意外,然后私自笑了笑,道:“外面的人可真是,什么都胡乱传。”

“现在谣言满天飞,对你的名声可不好。”李氏道。

林嫤道:“祖母放心吧,我自有分寸。自古以来只有奸妃,可没有奸后。我执掌后宫,难道连处罚一个宫妃的权利都没有。”

不过事情能这么快传到外头去,且还传偏,还能引起言官的弹劾,中间怕免不了有心人的推动了。不过这也是她预料之中的事,只是她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立威,将后宫蠢蠢欲动的宫妃全部压下去,名声之事暂时也顾不得了。

至于弹劾之事,既然没有传到她耳朵来,那就说明皇上将这些折子压了下去。既然皇帝不在意,她自然也不必太在乎。

只是从这件事里可以看出,她的消息还是太闭塞了。她在后宫,就像被人捂住了两只耳朵,蒙住了两只眼睛,她还是要抓紧理顺后宫的事。

李氏又问道:“殿下呢,殿下对你的态度如何?”

想到太子,林嫤的脑袋就有些头痛,但对李氏仍还是一脸轻松的道:“殿下很好。祖母忘记了,殿下自小跟我感情就不错的。我进宫又是来帮他的,太子不蠢,没道理不与我一条心的。”

林嫤心道,有些人有时候还真就那么蠢。明明小时候看着挺机灵的孩子,怎么越长大越中二了。

李氏则终于放心了道:“那就好。”

年前太子生病后,趴在崔贤妃怀里哭说她像宪娘那件事,一直梗在她心里。林家虽是太子外家,但也不能跟太子走得太近,有时候想知道太子心里怎么想的都没有机会,更别说提点他几句,跟他分析分析利弊。

而太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明明爱往武国公府跑的,三天两头的来一次的,从元元回京后到现在这段时间,也没见他再往林家走动。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