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都市小说 > 官仙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五十七章 挥挥手而已

小说:官仙 | 作者:陈风笑 | 字数: 3578

同类小说推荐:

“我们怎么做工作的?”一个二级警员反问了,年轻人脾气就是不好,“他损坏公共财产,数额巨大,不铐着他走,你让我背着他?”

“小刘,怎么说话呢?”带队的警司制止了小警察的冒失,他知道,在西郊公园晨练的人里,鱼龙混杂,这里靠近市委大院,一个不小心惹了人的话,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这个……小妹妹,”警司猛然间发现,自己面前竟然是一个美貌异常的女人,嘴巴不由自主地打个磕绊,这好白菜……怎么全让猪拱了?

要换在别的场合,没准警司还敢动动歪脑筋,但是在这一片,他可是不敢,“他毁坏的草坪,差不多有十多万,我们必须带回去。”

羊倌儿听得早傻掉了,身子也软绵绵地坐到了地上,“那……我的羊呢?”这可是他全家一年的希望,还债、儿子娶媳妇、翻修房子……全指着这呢。

“羊就别想了,你先考虑自己吧,”一个女警察叹口气,似乎心有不忍。

“带回去可以,”唐姐点点头,脸上也有些不忍,“不过,你没必要铐他,他只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又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他为什么赶羊进公园?”胖红箍不肯干休,这事里他的责任挺大,心里一直恼怒异常。

“大半夜的,你指望他把羊留在公路上啊,切,什么智商啊?”陈太忠插话了,凭良心说,他只是想指出其中的谬误,彰显自己头脑灵活而已,倒也没想偏帮什么人。

众人听到有人说风凉话,眼睛齐齐地转了过来,看到他,唐姐的眼睛登时就是一亮。

“太忠你帮帮他吧,”任娇看得不忍心,轻轻摇摇他的手,“多可怜啊,他又不是故意的。”

说这话的当口,羊倌儿已经瘫倒在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帮他,不是不可以,可我能得到什么?”陈太忠看看任娇,脸上泛起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想得到什么?你那么有钱,又不在乎这个。”

“嗯,我想得到的多了,比如说……三人行什么的。”

“你去死吧!”任娇狠狠地又拧他两下,“到底帮不帮?”

“被你打败了,我就当你答应了啊,”陈太忠撇撇嘴,右手微抬,在空中随便划划,“嗯,好了,走吧……”

“什么?这就好了?”任娇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还没跟他们交涉呢,这算什么,糊弄我?”

“啧,你怎么这样啊?”陈太忠指指那些草坪,“自己看……”

草坪上,那些被摧残得东倒西歪的小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地生长着,那些被连根拔起的泥洞中,也有草籽开始萌芽。

“你……”任娇愕然地张大了自己的嘴巴,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知道,太忠是个奇人,可是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人居然有如此神奇的能力,这算什么?算魔术么?

“我干的,没错,”陈太忠轻声回答,他有点得意,说实话,他发现,带给任娇惊喜,能让自己的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男人嘛,不能让自己的女人满足,那还是男人么?

“不管是床上,还是床下,满足你,那都是分分钟的事,怎么样?可以三人行了吧?”

这次,任娇没有再拧他,因为她已经被惊呆了,这个拿走自己贞操的男人,是怎样一种神奇的存在啊?他到底,是什么人?

“走啦,我可不想让他们发现是我干的,”陈太忠拽起她的胳膊,轻轻摇摇。

就在这个时候,围观的众人也发现了草坪的异常,“啊,你们看那些草,怎么长得这么快……”

“切,有什么奇怪的?”有人卖弄自己的见识,“现在是春天嘛,有的竹子一晚上都能长一米高呢,甚至人能听见竹节生长的声音。”

“你脑子灌猪油了吧?这是草哎,你家的草长这么快啊?”有人驳斥……

更多的人,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匪夷所思的场景,警察们也呆住了,甚至那羊倌儿都停止了哭泣,傻乎乎地看着草坪——怪不得这草一平米六十多呢,敢情……真的值啊。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

在这一片肃静中,陈太忠和任娇的离开,就显得有点扎眼了,不过,也没什么人在意,人家不想看,谁管得着啊?

只有一个人例外,就是那美貌的少妇唐姐,她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异常,“喂,那个人,你等一下。”

等个毛的等!陈太忠才懒得理她,不过,这女人刚才出头为羊倌儿说话,让他心里越发留了点好印象下来。

说实话,他心里认为那羊倌儿是活该,不打听明白,贸贸然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吃了亏怪得谁来?

可是看一个大老爷们儿哭成那样,他居然有点不忍,发现这个事实,他很有点愕然,我也有恻隐之心了?行啊哥们,这情商,是刷刷地涨呢。

“好像有人叫你哎,”任娇站住了,身后,唐姐迈着长腿,小步跑了过来。

“什么事儿啊?”陈太忠眉头皱皱,看着身后的女人。

唐姐跑了过来,脸不红心不跳地看着他,用一种很异样的眼神,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久久没有开口。

“你的身体很棒,”陈太忠点点头,他指的是她跑过来以后气息没有变化,“嗯,没事的话,我就走了啊。”

“站住,我问你,那草皮长得那么快,你怎么不留下来看看?”唐姐又逼进两步,吐气如兰,眼睛却是死死地盯着他,“你不觉得奇怪么?”

咦,我奇怪不奇怪,关你什么事儿啊?陈太忠垂下了眼皮,懒洋洋地回答,“奇怪啊,很奇怪……我可以走了吧?”

“你!”唐姐顿时瞪大了眼睛,下一刻,她的眼扫到了陈太忠和任娇牵手的地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转头就待离去。

“啊,翠心……”身子才转过去,她又硬生生地转了回来,死死地盯着任娇的手,声音有些颤抖,“是那个翠心?”

更多小说尽在爱奇书屋www.i75wu.com

教你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