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都市小说 > 官仙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四千五百六十九章 事发突然

小说:官仙 | 作者:陈风笑 | 字数: 5365

同类小说推荐:

“什……什么?”陈太忠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谁死了?”

“叶晓慧……死了,”畅玉玲低声回答,听得出来,她的声音里还带有一些哽咽。

这,这什么玩意儿嘛,陈太忠将车缓缓停到路边,哥们儿要去订婚啊。

他一时烦躁得想打人,深吸一口气之后,他才缓缓发话,“怎么死的?”

“跳楼,”畅玉玲的呜咽声逐渐大了起来,“自杀他杀,目前还不清楚,昨天晚上……她跟马颖实他们在一起。”

“艹!”陈太忠一抬手,狠狠地一砸方向盘,想一想之后,他才又问一句,“马颖实他们怎么说?”

“我联系不上,市警察局出动,封锁了现场,下了封口令,”畅区长哽咽着回答,“好像当时在场的,有一个将军的弟弟。”

“我艹尼玛的杨老三,”陈太忠听到这话,直接挂了电话,驱车直奔下一个高速路口,一边开车,他一边就拨打马颖实的手机。

您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去尼玛的,陈书记将车停到路中央的隔离带旁,使出猛劲儿一拉,直接将不锈钢的隔离带撕扯开,奥迪车从缺口处直接掉头往回开。

然后他给姜丽质打个电话,说你跟高速路口说一声,把我车放走,姜处长才刚刚起床,还要问他你是哪天订婚,他却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开了一阵之后,他的心情稍微平息了一点,觉得这个事情有点不太对头,于是又给畅玉玲打个电话,对方却是占线,拨了好一阵才拨通。

原来昨天晚上,符莞儿打电话邀请她吃饭,畅区长跟小太妹关系不错,就去了——当时叶晓慧也在饭店,她知道这俩人在折腾电视剧,也没觉得奇怪。

当时在场的,还有一个中年男子,似乎挺在意小叶子的,吃完饭还是他买的单。

饭后大家就想去嗨皮一下,畅玉玲就建议了一家,那里不但格调高,她也有关系,不怕人骚扰。

不成想在会馆门口,他们碰上几个人,打头的是马颖实和一个胖子,不成想叶晓慧还认识马总,上前打个招呼,大家就合到一起玩。

玩了一阵,畅区长就听出来了,合着小叶子想从马总那里弄点赞助,马颖实是很平淡地应付,没太大热情。

不过不管符莞儿还是叶晓慧,都是美女,大家愿意跟她俩调笑,畅区长就悲剧了,她唱了一阵歌之后,不顾两个妹子的挽留,站起身走人了。

结果今天早上六点钟多,她接到了符莞儿的电话,说叶晓慧死了。

昨天他们唱完歌,那帮人邀请她俩去宵夜,小太妹已经感觉出来,对方气场太强,自己要贸然跟去,这不一定是什么好事——倒是小叶子有那中年男人保护,应该问题不大。

所以符莞儿就说,我小姨要来朝田,晚上的火车,我得去接她……那个啥,你们要去哪儿,等一会儿我接完我小姨,就去找你们。

不愧是混社会的小太妹,放人鸽子很拿手。

就是这样说,那帮人都不让她走,一个个醉醺醺的,后来还是马颖实说,人家有事,先让人家忙嘛,她才得以脱身。

符莞儿离开之后,就找地方休息去了,结果五点多被尿憋醒了,去卫生间上个厕所,想起来自己还放了人鸽子,就给叶晓慧打个电话——如果对方还醒着,她就解释book.shuyue.org一下,说忙到现在过不去了。

电话倒是有人接,不过是一个男人接的电话,那边说叶晓慧睡了,一个劲儿地问她现在在哪儿。

你管我在哪儿?符莞儿压了电话才想睡觉,猛地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叶晓慧相好的那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啊。

不会出了什么事儿吧?她心里有种莫名的不安,探头往窗外看一眼,发现有几人正冲着她的奔驰车指指点点。

她二话不说,飞快地穿好衣服,抓起手包推开门就跑,所幸的是宾馆食堂有侧门,她悄无声息地溜了出去。

跑出来之后,她心里的好奇就大了,于是打个车,说师傅你拉我去凌云阁——那是昨天约好再见的地方,直到此时,她还是抱着一些好玩的心态,去面对此事。

她正琢磨着怎么样收买服务员,才能打听到点消息,不成想车行到附近,直接看到人围观了——还有警察拉起了绳子。

这一下她可是吓得不轻,下车混进人群里,悄悄一打听才知道,今天早晨一个女孩儿在这儿跳楼了,尸体还在那边盖着呢。

符莞儿胆子不算大,但是想到跳楼的可能是叶晓慧,她就挤到前排,看了一眼之后,悄悄地退走了——尸体没看见,可死者左手上的戒指和手串,她认识。

这一下,她吓得魂儿都要飞了,此时有陌生电话打进来,她立马关了手机,找了两条街,才找到一个开张的公话亭,就拨通了畅玉玲的电话。

畅区长一听这消息,头皮都要炸了,她说我马上联系陈书记,你就关着手机,在广场的人行天桥下等我,看见谁都别相信,听见没有?

“符莞儿呢?”陈太忠听到这里,沉声发问。

“没人,她不在天桥下,”畅玉玲艰涩地回答,“不过,我来天桥的路上,路过了凌云阁……是真的。”

“啧,”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沉吟一下发话,“你先回家,跟你父母呆在一起,开着机就行了。”

挂了电话之后,他反手给吕姗打个电话过去,“吕区长,我要马上面见叶晓慧,谈剧本的事情……你代我联系一下。”

“你没有她的电话吗?”吕姗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迷迷瞪瞪的,似乎是没睡醒,又似乎是有点怨气。

“叶晓慧可能已经死了,”陈太忠沉声发话。

“什么?”吕姗顿时尖叫一声,顿了有两秒钟才发问,“死了……怎么死的?”

“你打电话就行了,”陈太忠压了电话,驱车直奔朝田而去。

开了一会儿车,看着八点了,荆紫菱应该醒了,于是他拨通她的电话,“紫菱,我这边发生一起命案,明天中午的订婚……我争取赶去。”

“命案?”小紫菱不解地重复一遍。

“北崇一个女孩儿,死在朝田了,就是要拍电视剧的叶晓慧,”陈太忠叹口气,“我都已经进了海角,这得掉头往回赶……你理解我一下。”

“好的,”荆紫菱轻叹一声,顿了一顿之后,又叮嘱一句,“开车慢点。”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又给李世路拨了过去,问他知道不知道凌云阁的事,李世路表示自己还没刷牙,“好不容易休息两天,那里出什么事儿了?”

“叶晓慧摔死了,你帮我了解一下,”陈太忠毫不迟疑地挂了电话,又拨牛晓睿的手机。

牛主编表示,下面采编人员接到消息,已经赶到现场的,但是非常遗憾的是,“现场封锁了,警方说可能是失足坠楼,其他的无可奉告。”

导报这待遇,就是后娘养的,遇到大事,警方一点面子都不会给。

也是这个理,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心说以畅玉玲的根脚,都打听不出来的事情,指望牛晓睿能弄明白,那真是天方夜谭了。

当然,他还认识一些高级别的领导,但是这件事情牵扯太广了,他找那些人打听,没准收获的是关说,倒不如不打听。

所以他才会要吕姗出面了解情况,一是表示出他已经在关注了,二就是不接受别人的关说,倒是要看一看这些人怎么处理。

事实上,他原本是要从下一个高速路口出去回转的,但是打不通马颖实的电话,他就直接高速路上掉头了——陈某人愿意讲道理,但是别人不肯讲理,那也就不能怪他了,对吧?

一直到现在,他还是希望,朝田警方能给他一个交待,所以明天的订婚仪式,他还是不想错过。

因为他走得比较早,驶出海角的时候,也才八点出头,收费站的人正为难,这钱该怎么收,旁边走过个人来,“这是路上出故障,被咱的拖车拖回来了……卡收回来,钱就免了。”

“哦,”收费员点点头,抬起栏杆,看着那辆“被拖车拖回来”的奥迪车绝尘而去。

一路上,陈太忠都是开着手机,指望有人打电话进来,他好做决断,但是一直到九点,都没什么人打电话,倒是他老爸打电话过来,问他几点能到凤凰。

然后就是李世路打来一个电话,说这个事儿警方拒绝接受采访,再就没有其他相关电话,陈太忠后来才知道,连叶晓慧的家人,都是下午才知道的消息。

他们想看我的反应是怎样的!陈太忠驱车驶进朝田市区,终于确定了这个猜测,吕姗放出消息去,肯定有无数人在关注着此事,但是偏偏没有一个人出面打招呼。

这是要看我舍不舍得为了一个普通女子,硬扛两家势力,陈太忠心里轻喟——这个当口能跟他打招呼的,都不是一般人,一张嘴就是老大的人情。

若是陈某人反应不大,这个人情就省下了。

这是……逼着我硬来啊,陈太忠扬一扬眉毛,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并没有觉得压力大,反倒生出一丝轻松的感觉。未完待续。

更多小说尽在爱奇书屋www.i75wu.com

教你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