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少帅最新章
恢复默认

都市少帅终章——一家团聚

小说:都市少帅 | 作者:一起成功 | 字数: 15079

同类小说推荐:

都市少帅终章——一家团聚

时光飞逝,岁月穿梭,眨眼就到年二十八!

在这些rì子里,天朝帅军扫平所有意图对抗者,欧洲帅军也在西王声望、福如海协调和聂无名铁血横扫中稳定下来,内部再也没有变数,唐门和竹联帮虽然还存在,但却没有跟帅军一战实力。

为了让欧洲帅军稳定运作,楚天让西王成为欧洲总堂负责人,全权负责帅军欧洲的大小事务,因为西王已经残疾,所以楚天这一决定没有遭遇任何反对,就连唐婉儿也没有劝说楚天杀掉西王。

除了西王足够忠诚之外,她的身体也束缚她的野心。

而唐婉儿在没有后顾之忧后,凭借铁血手段和楚天的暗中扶持在美国站稳脚跟,烈翌作为唐门第一刀手每战必出,横扫天道盟毁灭后想要崛起的各大黑帮势力,成为唐门子弟心中的不败战神。

唐门在美国的节节胜利以及帅唐的永久和平,让大陆唐门渐渐变成大后方,成为唐婉儿征战美国和马六甲等地的根基,也让帅军在世界上少了很多敌对势力,毕竟唐婉儿宣告和帅军共同进退。

没有外部征战和内部变数,楚天在薛痕入主潜龙花园开始,就把大陆帅军的权力慢慢转移到沈冰儿手里,但为了维护港澳台的稳定,香港和澳门相对dúlì,在薛痕熟悉帅军之前依然听命楚天。

旭哥和原青衣直接对楚天负责!

北美越南帮以及金三角等势力,因为是跟帅军盟友关系,所以楚天没有对他们有任何变动,沙家防区在楚天的庇护以及泰王的承诺下没有了战事,人们开始安居乐业,沙家也进入黄金发展期。

阮如虹获得帅军暗中扶持和俄国黑熊火力支援后,按照楚天的方针在北美扩大势力,越南帮以凶残和暴戾扫清了不少敌人,让北美不少地方势力闻声sè变,献财献地盘之后越南帮才暂停征战。

至此,北美地区唐婉儿和阮如虹形成呼应,虽然双方没有旗帜上的统一或联盟甚至协议,但在楚天协调中齐头发展却不冲突,让北美也渐渐变成楚天的囊中物,帅军暗中的影响更是无形增大。

人蛇贩卖案件因此垂直下降。

而东瀛的樱明家族也开始重新崛起,在楚天的大力资金支援和山本义清的庇护中,风无情和樱明和美重振家族,让帅军在东瀛有了一块根据地,南韩相似的因金秋韵存在让楚天能够影响局势。

大陆、金三角、港澳台、欧洲、北美、东瀛以及南韩布置下棋子后,楚天又和俄国黑熊合作把手伸入到中东,慢慢抢夺达尔文家族的石油生意,黑熊还派出人手协助阿提亚家族保护各大油井。

三大家族尽管愤怒甚至要掀起一场金融毕竟现在出手风险太大!

没有三大家族的危机,帅军进入高度发展期,不过楚天向来居安思危,他除了依靠星月组获取各处情报之外,还让暗峰钉入帅军各大堂口,盟军势力中也安锸可靠人手,在根源上掌控着组织。

天赐依然在苏格兰训练场苦训,虽然安斯雅难于带出太多消息,但天赐的成长和出sè却是不容置疑,面对这颗早早布置的棋子,楚天并没有杀鸡取卵般的胡乱使用,而是把目光放在十年之后。

唯有经过十年以上的沉淀,天赐才有最大价值。

在处理完手头事件之后,楚天开始休闲生活,天朝也渐渐迫近举国欢庆的chūnrì佳节,京城虽然还是那样清冷甚至下过两场大雪,但人们的热情却随着chūn节变得高涨,京城四处都开始张灯结彩!

今年没有大年三十,所以年二十九显得格外重要。

在这前夕,楚天正站在阳台遥望一棵没有树叶的大树,虽然树叶已经被寒风吹走,但楚天却能感受到它散发的生机,他相信,来年chūn季又会是繁叶遍树,正如现在的帅军勃发生机,兴旺非常。

“少帅,在想什么呢?”

一身黑衣的沈冰儿从后面走了过来,手里还捧着一杯热乎乎的牛nǎi:“喝杯牛nǎi早点睡,明天会有很多兄弟姐妹回来,而且京城各家也会送礼物过来,估计你要忙上一天,所以你要早点睡!”

楚天接过滚烫牛nǎi,淡淡一笑:“我当然清楚明天会很忙,但想到能一家团聚,我就按耐不住兴奋,何况这个chūn节于我意义重大,既是庆贺我们帅军的三年辉煌,也是送行我离开潜龙花园。”

“又说傻话了!”

沈冰儿轻轻一捶楚天,脸上扬起一抹笑意道:“少帅是永远的少帅,也是潜龙花园永远的主人,你如果想念我们了可以随时回来,我和所有兄弟姐妹都是欢迎的,毕竟有你才有今rì的帅军。”

楚天笑容旺盛的点点头,抿入一口牛nǎi后开口:“会的!你放心,我会经常回来吃你的青菜肉片汤,还会顺便吃你的豆腐呵呵!另外,让我的房间保持原样,说不定我哪天喝醉就跑回来了。”

沈冰儿幽幽一笑:“放心,永远有你位置。”

楚天喝下半杯牛nǎi,随后想起一件要事:“汪家怎样了?”

连不败已经死去多rì,汪家也卷入了一起影响恶劣的事件,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不过楚天再也无法帮忙,因为事件实在让人发指,如果他硬撑汪家或汪霸雄的话,只怕他自己也听到楚天的询问,沈冰儿苦笑一声:“连不败确实厉害,临死也照样摆了汪霸雄一道,让汪家势力无法压住连家,zhōngyāng已出决定,不仅汪少要发配非洲十年,汪老也因此交出了自己的宝位!”

楚天叹息一声:“连不败算准了汪霸雄的所为。”

在连不败横死的当天,连家和台湾数名官方元老直接进京,把一份录像摊在常委会上,连不败和汪霸雄的恩怨不出人意外,连不败被汪霸雄杀掉也在预料之中,唯一没想到是汪霸雄出尔反尔。

如果汪霸雄是在厮杀中杀掉连家护卫和连不败,那zhōngyāng和汪家都能摆平这件事的手尾,但是汪霸雄答应连不败弃械投降不杀后,却反悔把二十多名手无寸铁的护卫毙掉,这就让人感觉不对味。

甚至可以说人寒心,zhōngnánhǎi大佬见到汪霸雄狰狞都微颤。

他们虽然知道汪霸雄狠毒,但此刻才见后者凶残无信到这地步。

而且汪霸雄还在连不败死后又来了一个乱刀分尸,这就把汪霸雄迫到一个道德绝境,不守规则的人自然会受到指责,于是zhōngyāng研究后作出了处罚,只是原本要丢xīnjiāng的汪霸雄被老子保了下来。

毕竟汪老只有一个儿子!

代价,自然是要位!

汪家尽管对此很痛惜很矛盾很愤怒,但为了给台湾和连家交待只能弃掉宝位保住儿子,汪家的原地不动以及汪霸雄发配非洲,让连家未来可以不用承受汪家压力,因为双方政治优势几近一致。

“汪霸雄破坏了小院所有摄像头!”

沈冰儿呼出一口长气,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却没有想到连不败的轮椅有直传摄像头,更没想到弃械投降本就在连不败的算计中,后者早就清楚汪霸雄会出尔反尔,所以早早等着他杀戮分尸。”

“这事捅出去,汪家没有存身之地。”

楚天轻轻摇晃着牛nǎi,苦笑一声回答:“连不败显然也算到汪霸雄是他的生命终结者,所以早早布置了局等待汪霸雄,好让汪家失掉政治优势无法打压连家,我甚至怀疑小连最后是送死、、”

楚天叹息一声,像是看到了当时情景:“汪霸雄守候在小院,只怕连不败早已知道!他之所以知道汪霸雄在小院还去送死,毫无疑问是要用自己的命换两败俱伤,让连家将来不受汪家欺负。”

沈冰儿点点头:“他做到了!”

“算了,咱们不谈这事了!”

虽然连不败的横死已在楚天的预料中,但是少了对手的他也感觉到孤独,毕竟连不败是他的磨刀石,因为连不败一系列的yīn谋和杀着,楚天才能出乎众人意料的成长,所以他多少怀念连不败。

“嗯,不谈了沈冰儿说完这句话后就转身离去,楚天望着她的背影叹息一声,随后就把牛nǎi喝了一个干净,他把杯子放在桌上就走出门去,虽然夜已深,但楚天还是没有困意,想要去花园走上两圈再睡觉。

就在他经过服部秀子的房间时,他听到「咕咚」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倒了,楚天微微一愣,随后就推门走了进去,房内并没有见到服部秀子,倒是亮灯的卫生间紧闭:“秀子,你没事吧?”

声音幽幽传来:“我摔倒了!”

楚天吓了一跳,不由分说使劲推开了门,进去一看,只见服部秀子穿着内衣裤,头上还裹着白sè毛巾,却是不知道怎么摔倒在地上了,脚上还破了个口子,血珠子凝结在外,还在不停渗着血。

楚天心里一疼,反手扯过一条浴巾把她裹上,随后抱回到室内床上,接着就从抽屉找到止血贴帮她贴上,服部秀子俏脸绯红,吐着舌头道:“可能是空气太闷,洗好刚穿衣服就有些头晕……”

天气太冷,难免洗得太久,而可儿和服部秀子最喜欢泡澡,也不知是天气冷泡的舒服还是在东瀛泡太多温泉,楚天曾经劝告她们几次,两人却始终不听,当下见到她伤口就叹息:“小心点!”

楚天没好气的拍了她小腿一下,服部秀子此刻身上只裹着浴巾,雪白的肌肤倒有大半露在外面,两人互相瞧了两眼,心里都莫名腾升出□□□,也许是灯光缘故,服部秀子的眼神充满无尽妩媚。

“今晚留这里好不?”

服部秀子满脸红晕,微微闭着眼睛开口,长长的眼睫毛不停颤动,鼻翼翕张不止,鼻尖上沁出细微的汗珠来,双手紧紧捂着浴巾坐在床上,身子软软的似乎随时会晕倒,让楚天止不住的疼惜。

两人很快就吻在一起,真正火热撩人的热吻一旦开始就再也停下不了,两人的双手愈抱愈紧,服部秀子的鼻腔里开始自然的哼出了声音,终于在一次即将窒息的长吻中,唇分,四目再度相对。

“少帅,我想为你生个孩子!”

服部秀子幽幽一笑:“这样我跟可儿回东瀛也就无憾了!”

可儿几经思虑终究决定回东瀛山口组,而且为了让自己在组织不会势单力薄,可儿还邀请服部秀子过去帮忙,情同姐妹的服部秀子当然同意,于是在经过楚天的应允后,两人在元宵后去东瀛。

所以听到服部秀子的话,楚天轻轻点头。

无声胜有声,两人都不在说什么,彼此眼神都充满了浓浓的爱意,楚天轻轻的咬住了秀子脖子,那血红sè的脖子不断的提醒着她的主人有多么的兴奋,于是楚天轻轻的褪下了服部秀子的浴巾。

一对坚“嗯嗯嗯”

一阵阵快感冲击到服部秀子的灵魂深处、她感觉到自己身体几乎被全面攻陷,全身陷入一种奇怪的感觉中,为了转移对这种感觉的注意,服部秀子只能不停的扭动着,但愈是扭动就愈是强烈。

等到服部秀子想停下来时也已经停不下来了,最后终于忍不住地哼出声来,这一声哼出来还真的感觉到好受多了,只是她清楚自己难于满足楚天的□□□,于是按下床头电话,模糊着声音喊道:

“可儿,准备支援、、、”

楚天捏住她的下巴笑道:“又支援?”

服部秀子双腿缠着楚天:“没办法,长夜漫漫!”

XXX——XXX——XXX

除夕,清晨!

噼噼啪啪!

鞭炮声忽然在大清早响了起来,爆掉了整个潜龙花园的宁静,搂着可儿和服部秀子呼呼大睡的楚天睁开了眼睛,虽然还是睡眼惺忪,但头脑却无比清醒道:“这大清早的,谁在乱放鞭炮啊?”

毕竟潜龙花园没谁有胆子打扰楚天休息。

“幽幽!幽幽来了!”

也不知是谁尖叫了一声,原本微微喧杂的潜龙花园先是短暂安静,随后变得鸡飞狗跳起来,楚天也是微微一怔,继而就披着衣裳窜到门口,正见一身大红大紫的幽幽扛着鞭炮,声如河东狮吼:

“都几点了?还不起床?”

“没人欢迎本小姐,我自己放鞭炮欢迎!”

幽幽的到来,让安静的潜龙花园开始沸腾起来,除夕的欢乐和喜庆也就此点燃,当楚天洗漱完毕站在大厅时,天空已经响起了礼炮,幽幽一口气放了十个礼花,随后一脸得意的冲到楚天面前:

“叫你不欢迎我,本小姐自己欢迎自己!”

楚天面对小魔女向来没有办法,扫过大红大紫装扮的她苦笑不已,今天的幽幽简直就是红孩儿,扎着两根土的不能再土的马尾辫,穿着红得耀眼的棉袄,脚上也踩着一双绣花鞋,喜庆如门神。

“漂亮吗?”

幽幽在楚天面前转动着身子,笑容旺盛:

“喜庆吗?”

“这个、、、”

楚天不想违背自己的内心,于是话锋偏转:

“宗主呢?”

见到楚天有意无意地转移话题,幽幽止不住眼睛一瞪大声喊道:“你眼里只有宗主吗?本小姐这么漂亮干吗不看一眼?快回答我,我今天装扮漂亮不漂亮?如不老实回答,我点完所有鞭炮!”

她还周围被她扫视的帅军兄弟冷汗飙升,忙齐声回应绝对漂亮,就连散步的主刀医生也脚步一滑,罕见地符合喜庆,而原本冒出头的天养生和孤剑等人瞬间消失,连少帅都招惹不起的人还是躲开。

楚天也咳嗽起来:“漂亮,漂亮,喜庆喜庆!”

幽幽满足的点点头,随后拍拍楚天的胳膊回道:“不错,孺子可教啊,宗主在香港,她在家里吃完午饭再来潜龙花园,你放心、、、”幽幽诡异的抛了一个媚眼:“她今晚是你的,哈哈哈!”

楚天的汗当时就下来了,随即就见到幽幽把手中的木香丢在地上,一个哼哼唱唱的向里面窜去,嘴里还不断喊道:“我去找文丫头玩,还是我们小孩子的世界纯洁干净,你们大人城府太深。”

“扑!”

正在喝水的沈冰儿一口喷在地上,脸上跟楚天一样闪过无奈,这专门割人家脑袋的混世魔王还纯洁,那天底下怕是没有坏人了,不过她也不敢招惹这丫头,手指一抬:“子嫣在后园练功呢?”

幽幽一喜:“是吗?太好了,我可以教她几招!”

好为人师的幽幽很快又窜了出去,显然想到能指点文子嫣是一件快乐的事,楚天望着她的背影呼出一口长气,随后让帅军兄弟收拾礼炮,为了迎接各地兄弟姐妹,他早让人准备了上百万礼炮。

蓬!蓬!

“猎人、明珠到!”

在楚天准备转身时,门口礼炮轰然升空,他一抬头,正见到猎人背对着朝阳向大门口缓缓走来,依然是那具庞大的身躯和彪悍的气势,跟轮椅上的明珠形成强烈反差,但却给人铁血柔情之感!

“猎人,明珠,你们来的真早啊。”

楚天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随后就大步流星的向他们迎接过去,猎人毫无例外的跟他来了一个拥抱,拍着楚天的肩膀笑道:“我们就是特意来吃早餐的,为了今天,我们可是两天没吃饭了。”

在明珠轻拍猎人胡说时,楚天却再度大笑起来:“想不到你也会开玩笑了,这是好事,明珠的rì子就不会太闷了,不然让她天天看你肌肉岂不闷死?来,里面请,我让人马上给你们备早餐。”

猎人悠悠一笑,扭头开口:“我带了一扇野猪肉,可以给大家调调胃口!”在他话语中,前去机场接他们的帅军兄弟扛着一扇野猪肉走来,楚天扫过一眼就知是上好的肉,而且至少有三百斤。

“你确定是野猪?”

楚天看着量足的猪肉:“不是泰国宰的大象?”

猎人笑了起来:“晚上试吃就知道了!”

楚天笑着让人把他们迎接过去,原本被幽幽炸醒的惆怅此刻消失在楚天的视野里,齐肩长发的旭哥叼着一根烟走了过来,第一次来潜龙花园的沈倩倩则放慢了脚步,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意思,楚天先跟旭哥来了一个拥抱,随后就踏前两步把倩倩搂入怀里。

沈倩倩瞄了一眼潜龙花园,低声开口:“少帅、、、”

楚天一吻她的额头:“好想你呢。”

旭哥嘿嘿一笑:“少帅,儿童不宜啊。”

楚天没好气的开口:“自己招待自己去!”接着就在旭哥的重sè轻友话中,捏着沈倩倩的下巴笑道:“傻丫头,你在担心什么啊?你不用怕,这里的都是兄弟姐妹,来,我让冰儿帮你介绍。”

在沈倩倩的点头中,楚天挥手让人把他们迎接了进去,因为他已经见到八爷和萧家姐妹走来,八爷拄着拐杖稳定有力走来,萧家姐妹首次没有丢掉父亲奔向楚天,但是三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义父、、、”

楚天笑着迎接上去,他没想到八爷他们也这么早,看来大家都期待这天团聚很久了,所以一大早全部赶来,为的就是能够多相聚片刻,八爷发出爽朗的笑声:“楚天,你身子骨比以前结实!”

楚天脸上绽放出灿烂笑容,忙躬身回道:“义父英明,这些rì子四处闲逛,又没有什么事襙劳,身体确实比以前好很多了,义父,舟车劳顿辛苦了,里面请,我让人准备你老喜欢的早点。”

“身体好多了?”

萧家姐妹齐齐一笑:“是吗?有机会要验验。”

楚天对笑容玩味的萧家姐妹无可奈何,只能双手一摊任由她们折腾,把他们迎接进去之后,楚天就见到礼炮再度砰砰响起,一声声喊叫破空传来:“原青衣到、海哥到、光哥到、黑箭到、、”

楚天直立起身子,举步向四员大将走去。

、、、、、、、、、

楚天在潜龙花园门口整整迎接了三个小时,除了一些注定晚饭时分才到达的兄弟姐妹,其余人都早早来了潜龙花园,书生、梅朵、阮如虹、陈港生全都来了,胡彪、常哥、王大发等人也赶到。

临近十点的时候,又是两人到来。

兰婆婆和杨飞扬。

楚天看着给予自己很多的老人以及一脸平和幸福的女人,眼里多了一丝感动和欣慰,他举步向两人走了过去,没等楚天开口,兰婆婆就悠悠一笑:“楚天,我这老骨头喜欢热闹,喜欢团聚。”

“我和飞扬不请自来,你不介意吗?”

楚天大笑起来,上前轻轻一抱老人:“兰老见外了,潜龙花园随时都欢迎“兰老吉祥!”

沈冰儿跟随喊道:“兰老吉祥!”

周围百余兄弟齐齐符合:“兰老吉祥!”

这一跪与其除了感激兰老对帅军的大力支持之外,也有对这名为共和国作出贡献的元老敬重,兰老身为三朝元老,却始终以国家利益为公,正因为有这样的栋梁基石所在,国家才能迅速发展。

“好好好!你们都是好孩子,好栋梁!”

兰老罕见地激动起来,随后摆摆手:“都起来吧,起来吧。”接着又像被欢庆气氛所感染,兰老收住晶莹的高兴泪花,拉着杨飞扬的手向里走去:“走,走,进去,我要跟你们一起包饺子!”

杨飞扬轻轻点头,向楚天绽放出甜蜜微笑。

没有多久,倾城、聂无名他们也都回了潜龙花园,兄弟红颜很快来的差不多了,虽然都准备吃年夜饭,但中午楚天还是让人开了十几桌流水席,随意吃喝无所拘束,让大家情绪始终高涨不已。

下午两点,三叔公和媚姐他们也都抵达。

下午三点!

大门开始粘贴红纸金字的新年寄语,苏老爷子亲手写的chūn联也被楚天贴了上去,屋里更是在幽幽等人张罗中贴上sè彩鲜艳寓意吉祥的年画,心灵手巧的可儿她们还剪出美丽的窗花贴在窗户上。

所有这些活动都为节rì增添足够的喜庆气氛。

chūn节的另一个名称叫过年,在过去的传说中,年是一种为人们带来坏运气的想象中的动物,年一来,树木凋蔽,百草不生;年一过,万物生长,鲜花遍地,年如何才能早点过去?需用鞭炮轰。

于是幽幽她们有空没空轰上几炮,直到安斯雅带着叶氏姐妹出现,幽幽和文子嫣才停止了胡闹,大喊一声就把叶静瑶和叶静琴扑倒在草地,接着四人就在花园中追逐嬉戏起来,笑声响彻花园。

“多多!”

待钱中钱带着钱多多来到,五个孩子就成了花园的风景线,花朵般的女孩们穿梭不停,银铃般的笑声让人倍感温馨,钱中钱虽然还有点拘谨,但见到大家笑容也都放开来,还给光子纹了个身。

沙琴秀、薛痕、带有钱中钱特制面具的方晴,还有一脸不屑叼着nǎi嘴的楚小天,相续进入了曾经熟悉的潜龙花园,神情彪悍的楚小天自然很快成了众人焦点,特别是兰婆婆和八爷都喜欢抱着。

只是楚小天坚决用哭闹拒绝他们,只喜欢往杨飞扬等美女身上凑,火炮咬着面包连连摇头,似乎对无可救药的楚小天已经死心:“这孩子,遗传因素太大了,长大之后不知要祸害多幽幽跑了过来:“借我玩玩?”

见到幽幽笑容楚小天身躯僵直,众人连忙把她赶了出去。

楚天忙里偷闲找了一个空挡,躲在房间给一个永远不能露面的人打电话,祝福他们chūn节快乐!为了帅军的长远利益和安全,有些人注定要永远无声无息,他们没有太多欢乐,只有无尽的寂寞。

临近黄昏,白雪衣和霍无醉相伴赶来,唐婉儿跟烈翌也都出现了,潜龙花园彻底欢腾阵阵,只是楚天始终没有见到早已经下了飞机的姚新柔,前去接机的帅军兄弟回报,姚新柔正在京城医院。

她来潜龙花园的途中见到垃圾箱冒烟,结果在里面发现五个十岁大的孩子,因为在封闭中生火取暖,所以五个孩子都快晕了过去,姚新柔就忙把他们送到医院,还联系了救助站的人过来处理。

因此耽误了不少时间!

楚天闻言放心之余也诸多感慨:这丫头真是菩萨心肠。

不过也就有这丫头的善心,五个孩子不至于在年夜闷死垃圾箱,楚天还想到帕尔无芒的感慨,当后者见到姚新柔为尸体梳头换衣服、体面送葬时,印度之子忽然感到她才是佛,真爱包容一切。

他等了片刻,终于见到姚新柔的车辆缓缓开近花园,楚天扬起一抹灿烂笑容,举步向这个让人尊敬的天使走去,杨飞扬她们也都聚了过来,很久没见过姚新柔的众人,张开双臂向后者迎过去。

欢笑再度响起。

夜近六点,无星无月,但燃放炸响的烟花爆竹,仿佛是一朵美丽的莲花在空中展开了花瓣,一颗颗烟花升空,像无数明亮而璀璨的流星,在天空中一闪而过、、天空中闪烁着各种各样的烟火。

它们有的如一串串珍珠,有的如一颗颗流星,有的如一朵朵菊花,有的如一条条瀑布……让人目不暇接,一声声响亮的爆竹声,一朵朵光芒四shè、灿烂无比的烟花,在天空中飞舞,各式各样。

夜空顿时变得光彩夺目,时远时近,璀璨耀眼,不时照亮黑暗。此时的京城场面,谁都能够想到大街小巷被笑声、鞭炮声、喊声合成的旋律包围着,万家灯火之下,是万千家庭的欢声笑语、、

楚天完全可以想象:

各家人团聚在一起,吃年夜饭时的热闹场面。

楚天站在花园的顶楼,静静的俯瞰着京城除夕之夜的夜景,凝固般的伟岸身躯,仿佛也变成了建筑物,远处的灯光、鞭炮声,就像是有吸引力的磁石,把他的思绪拉的很远很长,如同琴弦、、

轻轻一拔动,尽是无比的欢喜。

思念如cháo水,拍击着心灵的堤岸,楚天渐渐迷失,忘记自我,始终不肯来京城热闹的叔叔一家现在好还有老狐狸、西王甚至还有小胖?他们也都好么?

天赐现在怎么样了?训练是否顺利?

周明王他们呢?他们又是怎么过除夕、、楚天还想起了很多以前不想回忆的往事,记忆中的人和物,既清晰又模糊,就如这吹拂而来的风,在触手可及时,又无论如何都抓握不住的逝去远离。

楚天的眼睛在升腾烟雾中,有了不易被人察觉的情感。

邓堂主呢?会不会感觉到孤独?尽管楚天在年关之前就特地跑了一趟上海,不为人所知的给邓堂主上了香扫了墓,但于楚天来说,自己做的还是太少,相比邓超为自己所做楚天感觉欠他太多。

楚天心里一叹:或许明天该再去上海上柱香!

“少帅,要开饭了!”

在楚天思绪飘飞时,站在花园酒席中间的沈冰儿大声喊道,显然即将开始潜龙花园的最大欢庆,楚天已经见到远处的礼炮齐齐对着夜空,佳肴酒水也都准备送出,而门口的大红灯笼也将亮起。

楚天散去念头,笑容变得旺盛起来,声透全场:

“点灯!”

众人齐声欢喊:“点灯!”

点灯!

大红灯笼瞬间亮起,红彤彤的照亮门口,也照亮了楚天和冰儿他们的笑脸,与此同时,无数礼炮轰然升空,烟花肆意绽放,五光十sè,所有烟花在天空中呈现出帅军两字,耀眼,美丽,璀璨。

对联也在冷光中格外耀眼:

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PS:大团聚大欢乐,都市少帅到此告一段落,成功心里诸多不舍,却也欣慰,早上准备写一点完本感言,谢谢大家的支持,中午十二点开始也会上传新书,铁杆兄弟姐妹们一定要多多支持!

更多小说尽在爱奇书屋www.i75wu.com

教你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