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言情小说 > 继后守则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一章 病愈

小说:继后守则 | 作者:梅雨知时节 | 字数:

同类小说推荐:

重阳节过后,天气渐渐清凉起来。京城淅淅沥沥下了小半个月的秋雨,到了这两日才放晴。

林嫤的院子种了两棵合欢树,如今树上早已是光秃秃的了,树下到处都是枯枝败叶。廊下放了几盆菊花,如今也是歪歪蔫蔫的半是飘零半是零落。

临窗的炕桌上摆了个青花白地瓷梅瓶,上面插了几枝大红大粉的木芙蓉花,花瓣上还带着早晨的露珠,看着倒像是这屋子里的唯一生气。

林嫤回京路上淋了一场雨,刚到家中便病倒,断断续续病了小半个月,到了这两日才同天气一样好转起来。

林嫤不由在心里叹气,在西北的风沙之地生活了三年,回到京里倒是水土不服起来了,真不知该说她娇气呢还是不娇气。

慕枝拿了胭脂水粉替她敷面上妆,好不容易才掩去了她大病初愈后的憔悴。

林嫤带了慕枝和慕兰去了福宁堂。

武国公的太夫人李氏怕寒,屋里早已经烧起了地龙,一进屋子,暖气便扑面而来。

李氏坐在乌木雕花屏风前的美人榻上,面容慈和,一个六七岁的小团子正拉着她的袖子撒娇。小姑娘眉眼弯弯,娇俏的声音还带着奶稚,脆脆的:“······我看见厨房的篓子里放了好多的蟹,好大的个头,祖母,我们今天蒸蟹吃,再把福麽麽酿的菊花酒挖出来,你说好不好······”

李氏拉了她到跟前,正低声慈爱的哄她:“不行,秋蟹的寒气重,姑娘家吃多了可没好处。这样,祖母让厨房中午做鳖鱼汤,再给你做你最爱吃的水晶肘子,咱们不吃蟹,和鳖鱼汤,吃水晶肘子好不好?”

小团子明显是不乐意,拉着李氏的袖子嘟着嘴巴扭来扭去的不高兴。

李氏对小团子虽然宠溺,但却并不打算放弃自己的原则。

恰在这时,李氏看到了从外面进来的林嫤,从哄小团子中抬起头来,对着她慈爱一笑,温声道:“元元来了?”说着对她招了招手,道:“快到祖母这边来。”

李氏身边的小团子看到林嫤,却是哼了一声将头一扭,明显的不高兴。

林嫤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过去给李氏请过了安,然后才走到李氏身边去。

李氏拉了她到身边坐下,一边摸了摸她的手一边问她道:“身体可好些了吗?”说着又看了看她的面容,道:“虽看着比前阵子好些了,但脸色还是憔悴。一病亏三年,你这病了十几日,身体怕虚得厉害,该要好好补一补。”说完又看了看她身上穿的衣服,试了试衣料的厚薄,又接着道:“怎么只穿了这么点衣服,现在天气渐凉,穿这么点衣服怎么成。你屋里的丫鬟真是越来越不会伺候人了。”说着转头对旁边的丫鬟道:“去我屋里找件披风出来给四姑娘披上。”

林嫤连忙道:“祖母,不用了,我不冷,况且这屋里有地龙,暖得很。”

李氏道:“你病还没好全,宁愿穿多一点,也不要再着凉了。”

知是李氏的一片慈爱之心,林嫤不再说什么,只是颇有愧疚的道:“都是孙女不孝,让祖母担心忧虑了。”

李氏瞪了她一眼,道:“你这是什么话,你是祖母的心肝儿,祖母不担心你担心谁。你再说这样生分的话,祖母可要伤心了。”

林嫤笑了笑,道:“是,孙儿知道了。”

林嫤说完,又含笑看了眼坐在李氏另一边仍扭着头生气的小团子,笑着道:“幼玉,你不准备跟姐姐说话了?”

小团子重重的“哼”了一声,声音脆脆的道:“我不要跟骗子说话!”

林嫤遗憾的道:“我今天早上看到你送来的木芙蓉花了,我还以为你跟姐姐和好了呢,原来还没有,姐姐可真伤心了。”

小团子听着她的话,脸上渐有松动,但仍是嘴硬的道:“我才不是特意给你送的呢,我最讨厌木芙蓉了,所以我把它送给了我最讨厌的你。”

林嫤笑着道:“怎么办,可姐姐很喜欢。”

小团子是林嫤的幼妹,闺名林婠。因在家中排行最小,取了个乳名叫“幼玉”,意为如珠似宝之意。

武国公府林家是将门之家,林嫤的父亲林三爷三年前外任陕西都指挥使司,镇守西北,林嫤及两个弟弟同母亲庄氏一起一同随父外任,却留下最小的林婠在京城,由太夫人李氏照顾。

林三夫人庄氏当时倒也舍不得幼女,只是当时林婠仅有三岁,西北却是苦寒风沙之地,庄氏实在不放心将年幼的女儿带到西北去,只能交由婆母照顾。林婠年幼不懂得母亲之忧,只记得父母兄姐留下自己都走了,只认定是他们抛弃了自己,并一直记恨到了现在。

李氏笑着替她们劝和道:“好了好了,两姐妹哪有隔夜仇。”说着又抱了抱林婠,道:“姐姐回来不是还给幼玉带了礼物吗,幼玉不是也喜欢那些石雕的小马、小狗还有小弓和皮靴子。看姐姐多疼幼玉。”

林婠又别扭了起来,揪着眉毛道:“姐姐才不疼我。”说着顿了顿,又接着道:“爹爹和娘也不疼我,他们只疼姐姐,六哥哥,七哥哥,就不疼幼玉。幼玉也不要疼他们了。”

李氏连忙道:“谁说的,你爹和娘最疼幼玉了。”说着又低声哄孙女。

门口的帘子晃动,环佩轻响,接着映进来的是两个女子的身影。

进来的是林嫤的大伯母,林大夫人窦氏和林嫤的堂姐林嫄。

窦氏穿得十分素净,全身一件月白缎的对襟褙子,几乎没有戴什么首饰,体态端庄,面容寡冷,让人觉得不易亲近。眉头轻蹙,身上氤氲着一股散不开的愁容。可就是这样的女子,谁曾想到当年待字闺中时,也是一个敢上街拦惊马打纨绔,拿着弓箭堵上青楼追着未婚夫满街跑的烈女子呢。只是窦氏对生活的热情,随着林家大爷十二年前同嫡子一起战死沙场,渐渐的消失殆尽。

而林嫄则穿着一件苏绣百花绛紫滚金褙子,梳着好看的坠马髻,七分肖似窦氏的脸上有着少女的娇俏。

林嫄和林嫤因只隔了一岁,年纪相仿,自小感情要好,在这里见到林嫤,对着她偷偷的笑着使了个眼色。

而窦氏对出现在屋里的林嫤则有些微讶,开口道:“元元也在,身体好些了吗?我昨日听闻你的病有了起色,还以为你要多休养几日,怎么今日就出了屋子。”

她的声音清冷,但林嫤却听得出她话里浓浓的关心。

林嫤笑了笑,道:“谢大伯母关心,已经好多了。何况我又不是什么大病,整日呆在屋子里也闷得慌,出来走一走反而对身体有好处。”

窦氏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领着林嫄转去向李氏请安。

李氏让人扶了她起来,温声道:“这几日天凉,我听闻你的老寒病也犯了,你也要多注意些。我这里你不用天天过来,这里不缺人伺候,你把自己照顾好就是对我的孝心了。”

窦氏道:“母亲疼爱儿媳,儿媳心领,但我却不能总仗着母亲的慈爱懈怠,不尽媳妇的本分。”

李氏拍了拍窦氏的手,不再说什么。

林家大爷并非李氏所出,老武国公生前前后娶过两房妻室,原配窦氏出身越国公府,生一子林忠一女林宦,林忠娶自己堂舅的女儿窦氏,林宦嫁入清河王府,做了清河王妃。现在的太夫人李氏是老武国公的继室,出身赵郡李氏,李家是几百年的名门望族,李氏生二子一女,二子即现在的武国公林勇和林嫤之父林英,一女即已经夢逝的孝烈皇后林宪。林宪生太子萧泰。

林宪于今上萧谏登基后的第五年,即一年半前过世。元后过世,后位不能悬空,继后的人选如今在朝堂上已经白热化。

而林嫤回京,则正是在家族的安排下,目标直指后位,成为继后,替她的太子表弟保驾护航。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