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言情小说 > 继后守则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二章 林家

小说:继后守则 | 作者:梅雨知时节 | 字数:

同类小说推荐:

窦氏陪着李氏说话,林嫄则悄悄跑到林嫤身边去,凑在一起说悄悄话。

林嫄笑弯着眉毛道:“我还道等给祖母请过了安,就去你的院子看你去,没想到你却已经下床出来了。”

林嫤抿着唇笑,道:“怎么,我病好了你不高兴?”

林嫄道:“我自然高兴,你回来就一直病着,我都没有好好跟你说说话呢,正好等会回去了,我们好好说说话去,我留着好多话要跟你说呢。”

林嫤道:“那等一下去我的院子,我带回了有好东西给你的呢,前阵子病着,都忘了拿给你。还有姮娘和嬑娘给你的东西。”说着故意对林嫄挑了挑眉头,别有含义的道:“姮娘和嬑娘说了,那是给你的添妆。”

姮娘和嬑娘是林家本家与林嫤林嫄同一辈的姑娘,林家的本族在西北,几代以来就是镇守西北的名将。

林嫄听着脸上微红。

她在林嫤回京之前,刚与自己的表哥,越国公府的世子定下亲事。

她伸手在林嫤腰上掐了几下,佯装恼道:“你们可真讨厌。”大抵是觉得被林嫤揶揄得有些不好意思,便也揶揄起林嫤来,道:“那你呢,她们可给你也备了添妆。”

林嫄刚刚说完,她和林嫤都是一愣。两人都知,林嫤的亲事跟她的不一样,并不是普通的合二姓之好,林嫄暗怪自己说错了话。

两人俱是尴尬,林嫄正想说些什么将这个话题岔过去,正巧这时林二夫人齐氏带着二房的两个媳妇程氏、郑氏和齐氏的女儿,林五姑娘林婥进来。

这一代的武国公府子孙繁茂,除了大房只有一对嫡出子女,又因嫡子和父一起战死没能留下香火之外,二房的林勇有三子二女,齐氏生林二少爷林承升、林三少爷林承直、林五少爷林承明并林五姑娘林婥三子一女,林大姑娘林嫱是二房的庶出,五年前嫁给了清河王府的四少爷,也即自己亲姑姑的庶子。三房的林英也有三子三女,林嫤和两个弟弟承正、承良并幼妹林婠是林三夫人庄氏所出,林嫤上头还有一对庶出的兄姐,分别是林四少爷林承刚和林二姑娘林婼。

林家是百年的将门世家,对子孙后辈的教导向来苛严,林氏族中出息的子孙也总比不肖的子孙要多。

但林嫤的父亲年轻的时候,却是林家难得出现的一纨绔和混人,偷鸡摸狗、男盗女娼、仗势欺人的事情全都干遍了,等到成了亲有了媳妇,更是宠妾灭妻冷落嫡妻,更荒唐的还置了个外宅,在正妻生育之前先弄出了一对庶出的长子长女,将李氏直接气倒,庄氏更是心灰意冷,留下一封《决离书》避到了庄子上。

林英终究是流着林家的血气的人,后来终是大彻大悟,潘然悔悟,打发了外室,哄回了妻子。

林嫤出生之时,正是林英和庄氏关系渐渐好转的时候,林英按照家族排行给女儿取名林嫤,却又给林嫤娶了个乳名叫“元元”,意为第一个孩子的意思。

这不管是林英为了哄妻子高兴也好,或是真心这样想也好,这多少有些不承认两个庶出儿女身份的意思了。从这个方面说,林英尽管已经大彻大悟,却也还是脱离不了渣属性。

武国公夫人也即林二夫人齐氏出身荣国公府。

林二少奶奶程氏则是汤和大长公主的孙女,汤和大长公主是今上的姑姑,太宗皇帝的唯一嫡女,年高望重,在宗室中颇有影响力,程氏已生有一子元郎,而程氏这次也将儿子带来了。元郎一进门,便迫不及待从母亲怀里下来,踉踉跄跄的踩着步子扑到李氏身边去了,程氏只得在后面轻声的叮嘱:“慢一点,慢一点,小心摔着了。”

齐氏却对程氏道:“让他走,我们是武将之家,就该从小让他经摔经打。老是抱在怀里,倒像是养个姑娘了。”

程氏在后面懦懦的称是,虽然不再叮嘱,但仍是忍不住往元郎跑的方向看,生怕他摔倒了。

林三少奶奶郑氏出身金陵郑氏,娘家是名门望族,如今正怀着身孕。

林婠在齐氏等人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跑到了林婥身边去了,两人又抱又跳的凑到一块儿说话。

林婥和林婠是家中最小的两个姑娘,林婥行五,今年十岁;林婠行六,今年才只有六岁。看得出来两人感情很好。

李氏正是含孺弄孙的年纪,笑呵呵的抱了扑过来的元郎,拿了点心去喂他。

齐氏等人给李氏请过了安,齐氏然后转头笑对林嫤道:“看来身体是好多了,还是宫里的太医管用。”

林嫤抿嘴笑了笑,算是谢过了齐氏的关心。

齐氏又接着道:“太医明日怕还会来复诊,让他们再好好看看,看现在需不需要停药或换个药方。”说着又想到了什么,张了张嘴正想说话,但看着屋里这么多人,有些话并不好说出来,便又蹙了蹙眉,将“皇上”两字咽了下去。

林嫤病中的这些日子,一直都是齐氏请医问药,忙前忙后,这些事本该是林嫤的母亲庄氏来做的,只是在庄氏陪同林嫤回京的路上,庄氏突然接到自己表兄的信,说是林嫤的外祖母病重,庄氏只得让下人护送林嫤先回京,自己拐道去了杭州探望母亲。

齐氏等人来后不久,林苎和林婼也结伴一起来了。林苎手上捧了一个青白瓷梅瓶,上面插了大朵的秋牡丹花。她穿着鹅黄绣葱绿柿蒂纹的妆花褙子,梳着富丽的牡丹髻,笑盈盈的一步一步走来时,身姿摇曳,身上的珠钗环佩铃铃作响。而林婼则穿着湖色素面妆花褙子,亦步亦趋的跟在林苎后面。

林苎驻足笑看了屋里一眼,道:“呀,看来是我们来得最晚。”说着抱着插着牡丹的梅瓶走向李氏,自顾自的在李氏脚边坐下,笑道:“不过母亲,您可不能责怪女儿来晚了,女儿和婼娘之所以来晚,是因为我们去花房给您折牡丹花去了。”说着还献宝似的将手里的花瓶举给李氏看,接着道:“您看,这花还带着露水呢。您前几日不是惦记着说花房的牡丹花不知道有没有开吗,所以这几****天天都去花房看着,见到花开了就替您折了来。”

林苎是老国公的庶女,林苎出生的时候,林忠和林勇都已经给他添了孙子辈,所以林苎是老国公的老来得女,对其难免有些宠溺。林苎的生母夏老姨娘是林老国公在镇守边疆的时候纳的胡女,并未经过李氏同意,等到李氏知晓时,林苎都已经三岁了。李氏虽是继室,但跟林老国公一直算得上是琴瑟和鸣,发生夏老姨娘之事,李氏恼丈夫不尊重她这个嫡妻,跟林老国公怄起了气,对林苎并不多花心思教导,而是交给了夏姨娘自己教养,因此林苎难免便生得有些骄纵。

李氏拍了拍林苎的手,笑道:“你有孝心了。”说着便让丫鬟将花瓶摆了起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