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都市小说 > 官仙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四千五百七十三章 夜奔

小说:官仙 | 作者:陈风笑 | 字数:

同类小说推荐:

畅玉玲见自家老大笑了,这心里总算放下一块大石头——自打来北崇,她经常看到陈书记怒目金刚或者愁眉苦脸,看到他笑的时候,真的太少。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又隐隐有一点不祥的感觉。

晚上七点的时候,两人来到市局,在警察的引领下,见到了自首的那位,穿着囚衣,头发还没剃,手上戴着铐子,面无表情地坐在玻璃后面。

陈太忠看着此人有点面熟,倒是畅玉玲认出了他,“没错……就是他,昨天跟杨老三在一起。”

“要看审讯记录吗?”旁边的警察沉声发问。

“有就看一看吧,”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然后接过来翻看两眼,随手递给了畅玉玲,“你也看一看。”

“什么?”畅区长看了一阵之后,倒吸一口凉气,“当时这个姓秦的在场?”

姓秦的就是正在追求叶晓慧的男人,畅玉玲这一刻,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天底下怎么还能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据嫌疑人交代,当时杨老三喝多了,已经睡去了,他冲动了一下,结果被进来的秦总看到,两人为此还吵了两句,结果叶晓慧羞愧难耐,就跳楼了。

“要跟嫌疑人说话吗?”警察轻声发问。

“真当强奸判不了死刑?”陈太忠笑一笑摇头,又看向警察,“这个秦某……目前也在市局吧?”

“在,”警察点点头,想一想又补充一句,“两人口供相符。”

陈太忠抬手冲那嫌疑犯指了两下,最终叹口气,“可以带我去见一下秦某吗?”

警察沉吟一下,“您容我打个电话,请示一下行吗?”

“快点,我明天要订婚,赶时间,”陈太忠笑眯眯地催一下。

电话请示一下之后,相关领导很快就答应了,不过准备工作还是用了五分钟,然后屋子里的嫌疑人被带走,另一个中年男人被带进来,没有穿囚衣,却是带着手铐——案情大白之前,他也是有嫌疑的。

他也在钢化玻璃后面,这是防着某人的暴力手段。

陈太忠看到对方面容憔悴,眼皮也不敢抬起来,于是轻喟一声,“我要跟他说两句。”

警察打开送话器,陈书记轻咳一声,“你这么做,觉得对得起死去的小叶子吗?”

男人无动于衷,好半天才耷拉着眼皮回答,“我深深地遗憾,当时我要是不骂她‘不要脸’,她也不会跳楼。”

“真不知道是谁不要脸,”陈太忠叹口气,冲着他指一指,转身向外走去,“人在做天在看,缺德事做多了,是会被雷劈的。”

五天之后,此二人先后被雷劈中身亡,尤其是那个嫌疑人,其时天空万里无云,他在看守所里就离奇地被雷击中,同号子里的十余人毫发无损。

这是后话了,接下来,两人就走出市局,畅玉玲本来还想说某人的厚颜无耻,可是想一想之后,她觉得没必要再刺激领导了,于是轻喟一声,“你现在去哪儿?”

“去订婚,”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别看他们现在嘴硬,早晚要挖出来真凶。”

“唉,其实有时候……相信组织也是一种勇气,”畅玉玲忍不住说句怪话,然后马上调整好心态,“这两天,我会尽快联系符莞儿的,她的证词很重要。”

“你先躲好,等我订婚回来,你可也是证人,”陈太忠一边开车,一边郑重地警告她,“有些人没下限起来,很可怕。”

“在你身边最安全,”畅玉玲侧头看他一眼。

“我是去订婚的,”陈太忠一边开车,一边面无表情地回答。

车行到畅区长家门口,他放下人之后,想一想,递过去一个盒子,“送你了,五天之后打开。”

不就是杆金笔吗,畅玉玲看奥迪车离开,打开金笔盒子一看,果不其然,里面就是一支金笔,左右看看,也没留啥纸条之类的。

“我还以为你是托付我什么事呢,”她轻声嘟囔一句,合上盒子,“怎么感觉怪怪的?”

陈太忠给她留下的,看起来是金笔,五天之后是三颗养颜丸,这丹丸不可能重塑容貌,但是具备极好的美肤效果,对保持体型也很有好处。

他终究是要出手了,太多的阴暗和厚颜无耻,让他忍无可忍,尤其是杨老三坐飞机走了,却留下帮闲来,见时机不妙就出来顶罪,这让他最终下定了决心。

当然,他没有证据,若是按部就班地找证据,基本上就得蛮干,等同于跟所有环节上的人为敌,陈太忠在朝田人脉本就浅薄,这次他的助力也用不上,不帮倒忙就算好的。

陈某人可是记得,上一世自己是怎么挂掉的,同等条件下,森严的体制,比面对众仙围攻还要令人绝望。

事实上还是那句话,这种事需要证据吗?

退一万步讲,哪怕最终能较为顺利地调查清楚,但是那时,杨老三很可能已经跑了——像冒名顶替自首、阻挠他上飞机,目的绝对不是那么单纯。

他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荆紫菱的手机,“紫菱,明天回不去了,真对不起了。”

“小叶子挺可怜的,我支持你,”合着小紫菱也知道了此事,她身为女人,肯定也是痛恨类似事情,“去京城以后,多跟黄二伯联系……已经领证了,你知道你对我意味着什么。”

挂了电话之后,天才美少女的母亲在她身边发话了,“他还是要去京城了,快,你赶紧通知黄汉祥啊……他不是让你及时通知吗?”

“没必要,”荆紫菱摇摇头,将手里的手机扔到沙发上,“通知不通知,只是态度问题,我是支持太忠哥的……其实我俩说话,听到的人多了。”

陈太忠也能想到这一点,所以通报完之后,他直接拔了手机电池,也是“不在服务区”。

不多时,他就上了高速,将车开得差不多飞起来了,一个半小时就到了省界。

出省的时候,他遇到麻烦了,交了费用之后,收费站的栏杆还是横着,不让他过,“天南的这个奥迪,你超速了,下来接受处罚。”

“等我回来再处罚,工作证扣你这儿了,”陈太忠一抬手,将工作证丢进窗口,“我北崇的区委书记……涉及维稳的大事,给我抬起来,听见没有?”

“这个,”收费员翻看一下工作证,犹豫着扭头,陈太忠已经推开车门,探手抓住了收费员的衣领,“超速我认……中央政、法委的紧急会议,耽误了算谁的?给我抬起来!”

收费员被他这么一喊,手上又是区委书记的工作证,下意识地一抬栏杆,陈太忠迈步上车,直接就冲了出去。

这时候,才有个人匆匆跑过来,“拦住奥迪了?”

“人家去中央开维稳会的,”收费员苦笑着摇一摇手上的证件,“证件押这儿了……区委书记呢。”

那位紧走两步,拿过证件一看,“我艹,果然是陈太忠……尼玛,你个混蛋害死大家了,他哪儿是去维稳的?”

“那他是去干啥的?”收费员茫然地发问。

“他……”那位明显是个小头目,知道一点大家不知道的东西,犹豫半天之后,最终化作一声无奈的长叹,“算了,我向领导汇报吧。”

陈太忠顺利地进入乌法,三个小时后横穿出去,结果在收费口又被拦住了,那收费员很直接,也不说什么超速之类的,“你等一下,有人要你接电话。”

“去尼玛的,这车我不要了,”陈太忠一摔车门,钻过栏杆就走了,收费员愣了好一阵,才拔脚就追,怎奈时值午夜,高大的年轻人紧跑几步,就消失在了邻省高速公路旁。

进了隔壁省,陈太忠万里闲庭了几十公里,手里抓着一把百元大钞,呈扇形状打开,站在路边晃悠,不过时值大半夜,大部分的车见到这种情况,根本不带减速的。

可是这世道,终究还是有胆大的,一辆大卡车见状,远远地就减速了——需要强调的是,它后面五六辆卡车也跟着纷纷减速。

这是一个回程的运输车队,没捎多少货物,车多人多,路边有横财也敢捡,陈太忠直接甩两万给对方,“我老婆难产,找辆车况最好的,有多快开多快。”

出了这个省,天就放亮了,陈太忠在一座小城边上下车,又进城雇了辆黑车,终于在早上八点,来到了京城高速的收费口。

司机正交过路费呢,车前面晃悠悠地走过一个人来,冲着副驾驶上的乘客笑一笑,“太忠,你这是干啥呢?老哥我一晚上没睡。”

“啧,”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悻悻地开门下车,“京华老哥,你这又何苦呢?”

“不光我没睡,二叔也睡得不踏实,半夜给我打电话,”阴京华阴沉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苦笑,“卢永新的事儿,我跟二叔说了,他说要给你做主。”

陈太忠叹口气,跟着阴总上了一辆奥迪A8,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阴京华就坐在他旁边,车行好一阵,才说一句,“太忠,你前程远大得很。”

见陈太忠闭目不答,他叹口气,不再说话。未完待续。

更多小说尽在爱奇书屋www.i75wu.com

教你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