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少帅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19章 求和

小说:都市少帅 | 作者:一起成功 | 字数:

同类小说推荐:

第二天早上,精疲力竭的李剑还在呼呼大睡,起来准备上学的林美美突然一声尖叫,似乎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忙拍醒李剑,词不达意的说:“你,你快起来,你快看。爱~奇书屋m.a745.cC”

李剑不耐烦的挥挥手,说:“大清早,吵什么吵,昨晚被你弄的半死,要上学找司机送你就可以了,老子还要睡觉。”

林美美没有因为李剑的不耐烦而停止叫喊,说:“剑哥,刀,刀子,头发。”

剑哥终于坐起来了,忍住扇林美美一巴掌的冲动,问:“什么刀子,什么头发啊,你要表达什么啊?”

林美美这次没有说话了,指指床头柜,李剑睡眼惺忪的望去,立刻惊醒了,床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短刀和一咎头发,旁边还放着一张纸条,李剑摸摸自己的头发,额头的头发明显少了一咎,忙拿起纸条一看,里面只写着两个字“楚天。”,但就是这样简单的名字,让李剑感觉到毛骨悚然,这楚天什么时候进来别墅,又什么时候摸进他的房间,还把他的头发割了,如果他要割自己的头,那不是很容易?

林美美撕着那张纸,愤愤的说:“剑哥,那小子实在太嚣张了,你赶紧找人教训他。”

李剑不以为然的看了林美美一眼,这女人真的是胸大无脑,除了床上功夫有几下,真是草包脑袋,楚天那小子竟然敢摸上来示威,必然不会怕他找人去对付他,狗急了都会跳墙,何况楚天那个疯子?而且找谁去对付楚天呢?谁又能够对付楚天呢?父亲监狱里面的那些犯人上次因为自己不讲义气,独自跑掉,现在恨不得杀了自己,哪里肯为自己卖命,连胡彪都消失了;找警察栽赃陷害楚天,结果却是警察把林美美和张万江抓进了局子里面,让自己被父亲责骂一顿;更让人无奈的是,自己好不容易说服父亲的三朵金花之一的红叶帮自己去杀楚天,结果一样是失败告终,伤了四个兄弟,晕了两个警察,幸亏红叶帮自己瞒住了父亲,不然又要挨骂了。

李剑把东西扔在旁边,继续蒙头睡去,竟然楚天没有真的割他的头,那他就还可以继续睡他的安稳觉,看看这个楚天究竟搞什么名堂,或者说能搞出什么名堂。

林美美看着睡去的李剑,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上学了,她知道不能去逼迫李剑,否则他会把自己踢出这个漂亮的别墅。

然而,隔天一早,林美美又把李剑拍醒了,这次没有了尖叫,而是呆呆的指指床头柜,床头上依然多了把短刀和头发,还有纸条,纸条上依然写着“楚天。”这次的李剑有了从头至脚的恐惧,自己明显已经加强了警卫,还把门全部锁好才睡的,楚天竟然还能够进来,看来真如红叶所说的,这小子不简单,李剑把东西依然扔进垃圾桶,心里在想,楚天你那小子不是喜欢搞这些疑神疑鬼吗?有本事晚上再来割老子的头发,晚上老子就设个局,让你那小子有来无回,看你怎么再割老子的头发。

这一晚,李剑在自己的衣柜,床底,还有大厅都埋伏了人,甚至让人开着十几个监控录像注意走廊,房门,可是,等了半夜都毫无事情发生,李剑以为楚天不会再来了,就开始晕晕睡去,第二天,林美美又是一声无比刺耳的尖叫把李剑叫醒了,房间里面埋伏的人都被楚天打晕在地上,床头依然多了把短刀和头发,还有纸条,这次纸条上多写了几个字,李剑拿来一念,一股透心的寒意涌上心头,“发尽头落,楚天。”李剑不甘心,冲出房门,外面的兄弟却说昨晚毫无动静,整夜无事,疯了一样调出监控录像来看,监控录像也没有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李剑恐惧了,楚天要对自己动手了,头上这些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楚天削完,然后就轮到割自己的头了,李剑想要做些防范,可是想到昨晚那小子来去自如,那么多人都没发现他是怎样割下自己的头发,看来真如红叶说的,这个小子实在不简单,眼前之计,直有向父亲求救或者向楚天求和了。

李剑整整思虑了一个早上,决定向楚天求和,向父亲求救不是不行,而是父亲最近也忙于对付“铁面包公”林玉请的调查,同时也怕楚天狗急跳墙,跟自己来个硬碰硬,那自己就划不来了,这几天楚天的所作所为已经强烈的震撼了他的心,干脆暂时以和为贵,麻痹楚天,让楚天暂时不与他为敌,改日再找机会把楚天暗中干掉,古人不是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李剑很满意自己的选择,好像自己也成了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千古留名。

这天下午,楚天和姜小胖刚刚走出教室门,李剑就带人围了上来,经过的学生以为又要好戏要看,忙停住脚步探个究竟,林美美依然昂首挺胸的扑到李剑身边,唯恐周围的人不知道她是李剑的女人,林美美挽住李剑的手说:“剑哥,你今天来教训这个废人吗?”有李剑在身边,林美美的底气总是足了不少,而且她知道楚天不会打女人,更是在李剑面前煽风点火的辱骂楚天,期望在众人面前挽回几分被楚天丢失的面子。

谁知道,李剑听完,甩手挣开林美美,还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满脸怒样的说:“你说谁是废人?这是楚兄弟,我李剑的崇拜之人,你下次再敢说废人两个字,我就把你废了。我跟楚兄弟以前的恩怨都是你这招惹出来的,你再煽风点火,老子把你卖去窑子里面。”李剑的一番话不仅让林美美感觉到很惊讶,很委屈,周围的同学包括姜小胖也很诧异,楚天什么时候跟李剑称兄道弟了?只有楚天明白,李剑这是向自己求和,这一连三天晚上的竭尽全力可没有白忙活,昨晚还顺手把李剑别墅房间里面的守卫都打晕了,李剑岂能不寒心?

楚天淡淡的说:“李剑,你有话就快说,我忙着呢。”

李剑的脸上依然堆满笑容,从手下那里拿过两易拉罐啤酒,扔给楚天一瓶,说:“楚兄弟,如果以前有什么得罪,就请原谅小弟的年幼无知,今后你我和平共处,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来,兄弟我先喝为敬。”说完,就打开啤酒,咕噜咕噜的把啤酒喝完,然后看着楚天。

楚天知道李剑的心思,在这个人流高峰时候向自己求和,一方面是给自己面子,一方面是要堵住自己的路,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不会拒绝他的求和,楚天轻轻的拉开啤酒,一饮而尽,在李剑的耳边轻轻的说:“我希望你表里如一,不要暗中再搞小动作,否则,你就会跟这啤酒罐一样。”楚天把啤酒罐放在李剑的手上,扬长而去,李剑咬牙切齿一番,低头看那啤酒罐,易拉罐的中间整齐的断成两截,好像是切割机的杰作,李剑摸着自己的脖子,不由冷汗飚出,自己的脖子并不比这易拉罐硬多少。

林美美摸着脸凑过来,低声的说:“剑哥,对不起。”李剑一阵烦恼,丢下林美美,带着手下头也不回的走了,自己跟楚天的一切恩怨都是因为林美美而引起的,李剑在楚天身上讨不着便宜,自然迁怒于林美美。第二天早上,精疲力竭的李剑还在呼呼大睡,起来准备上学的林美美突然一声尖叫,似乎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忙拍醒李剑,词不达意的说:“你,你快起来,你快看。”

李剑不耐烦的挥挥手,说:“大清早,吵什么吵,昨晚被你弄的半死,要上学找司机送你就可以了,老子还要睡觉。”

林美美没有因为李剑的不耐烦而停止叫喊,说:“剑哥,刀,刀子,头发。”

剑哥终于坐起来了,忍住扇林美美一巴掌的冲动,问:“什么刀子,什么头发啊,你要表达什么啊?”

林美美这次没有说话了,指指床头柜,李剑睡眼惺忪的望去,立刻惊醒了,床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短刀和一咎头发,旁边还放着一张纸条,李剑摸摸自己的头发,额头的头发明显少了一咎,忙拿起纸条一看,里面只写着两个字“楚天。”,但就是这样简单的名字,让李剑感觉到毛骨悚然,这楚天什么时候进来别墅,又什么时候摸进他的房间,还把他的头发割了,如果他要割自己的头,那不是很容易?

林美美撕着那张纸,愤愤的说:“剑哥,那小子实在太嚣张了,你赶紧找人教训他。”

李剑不以为然的看了林美美一眼,这女人真的是胸大无脑,除了床上功夫有几下,真是草包脑袋,楚天那小子竟然敢摸上来示威,必然不会怕他找人去对付他,狗急了都会跳墙,何况楚天那个疯子?而且找谁去对付楚天呢?谁又能够对付楚天呢?父亲监狱里面的那些犯人上次因为自己不讲义气,独自跑掉,现在恨不得杀了自己,哪里肯为自己卖命,连胡彪都消失了;找警察栽赃陷害楚天,结果却是警察把林美美和张万江抓进了局子里面,让自己被父亲责骂一顿;更让人无奈的是,自己好不容易说服父亲的三朵金花之一的红叶帮自己去杀楚天,结果一样是失败告终,伤了四个兄弟,晕了两个警察,幸亏红叶帮自己瞒住了父亲,不然又要挨骂了。

李剑把东西扔在旁边,继续蒙头睡去,竟然楚天没有真的割他的头,那他就还可以继续睡他的安稳觉,看看这个楚天究竟搞什么名堂,或者说能搞出什么名堂。

林美美看着睡去的李剑,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上学了,她知道不能去逼迫李剑,否则他会把自己踢出这个漂亮的别墅。

然而,隔天一早,林美美又把李剑拍醒了,这次没有了尖叫,而是呆呆的指指床头柜,床头上依然多了把短刀和头发,还有纸条,纸条上依然写着“楚天。”这次的李剑有了从头至脚的恐惧,自己明显已经加强了警卫,还把门全部锁好才睡的,楚天竟然还能够进来,看来真如红叶所说的,这小子不简单,李剑把东西依然扔进垃圾桶,心里在想,楚天你那小子不是喜欢搞这些疑神疑鬼吗?有本事晚上再来割老子的头发,晚上老子就设个局,让你那小子有来无回,看你怎么再割老子的头发。

这一晚,李剑在自己的衣柜,床底,还有大厅都埋伏了人,甚至让人开着十几个监控录像注意走廊,房门,可是,等了半夜都毫无事情发生,李剑以为楚天不会再来了,就开始晕晕睡去,第二天,林美美又是一声无比刺耳的尖叫把李剑叫醒了,房间里面埋伏的人都被楚天打晕在地上,床头依然多了把短刀和头发,还有纸条,这次纸条上多写了几个字,李剑拿来一念,一股透心的寒意涌上心头,“发尽头落,楚天。”李剑不甘心,冲出房门,外面的兄弟却说昨晚毫无动静,整夜无事,疯了一样调出监控录像来看,监控录像也没有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李剑恐惧了,楚天要对自己动手了,头上这些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楚天削完,然后就轮到割自己的头了,李剑想要做些防范,可是想到昨晚那小子来去自如,那么多人都没发现他是怎样割下自己的头发,看来真如红叶说的,这个小子实在不简单,眼前之计,直有向父亲求救或者向楚天求和了。

李剑整整思虑了一个早上,决定向楚天求和,向父亲求救不是不行,而是父亲最近也忙于对付“铁面包公”林玉请的调查,同时也怕楚天狗急跳墙,跟自己来个硬碰硬,那自己就划不来了,这几天楚天的所作所为已经强烈的震撼了他的心,干脆暂时以和为贵,麻痹楚天,让楚天暂时不与他为敌,改日再找机会把楚天暗中干掉,古人不是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李剑很满意自己的选择,好像自己也成了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千古留名。

这天下午,楚天和姜小胖刚刚走出教室门,李剑就带人围了上来,经过的学生以为又要好戏要看,忙停住脚步探个究竟,林美美依然昂首挺胸的扑到李剑身边,唯恐周围的人不知道她是李剑的女人,林美美挽住李剑的手说:“剑哥,你今天来教训这个废人吗?”有李剑在身边,林美美的底气总是足了不少,而且她知道楚天不会打女人,更是在李剑面前煽风点火的辱骂楚天,期望在众人面前挽回几分被楚天丢失的面子。

谁知道,李剑听完,甩手挣开林美美,还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满脸怒样的说:“你说谁是废人?这是楚兄弟,我李剑的崇拜之人,你下次再敢说废人两个字,我就把你废了。我跟楚兄弟以前的恩怨都是你这招惹出来的,你再煽风点火,老子把你卖去窑子里面。”李剑的一番话不仅让林美美感觉到很惊讶,很委屈,周围的同学包括姜小胖也很诧异,楚天什么时候跟李剑称兄道弟了?只有楚天明白,李剑这是向自己求和,这一连三天晚上的竭尽全力可没有白忙活,昨晚还顺手把李剑别墅房间里面的守卫都打晕了,李剑岂能不寒心?

楚天淡淡的说:“李剑,你有话就快说,我忙着呢。”

李剑的脸上依然堆满笑容,从手下那里拿过两易拉罐啤酒,扔给楚天一瓶,说:“楚兄弟,如果以前有什么得罪,就请原谅小弟的年幼无知,今后你我和平共处,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来,兄弟我先喝为敬。”说完,就打开啤酒,咕噜咕噜的把啤酒喝完,然后看着楚天。

楚天知道李剑的心思,在这个人流高峰时候向自己求和,一方面是给自己面子,一方面是要堵住自己的路,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不会拒绝他的求和,楚天轻轻的拉开啤酒,一饮而尽,在李剑的耳边轻轻的说:“我希望你表里如一,不要暗中再搞小动作,否则,你就会跟这啤酒罐一样。”楚天把啤酒罐放在李剑的手上,扬长而去,李剑咬牙切齿一番,低头看那啤酒罐,易拉罐的中间整齐的断成两截,好像是切割机的杰作,李剑摸着自己的脖子,不由冷汗飚出,自己的脖子并不比这易拉罐硬多少。

林美美摸着脸凑过来,低声的说:“剑哥,对不起。”李剑一阵烦恼,丢下林美美,带着手下头也不回的走了,自己跟楚天的一切恩怨都是因为林美美而引起的,李剑在楚天身上讨不着便宜,自然迁怒于林美美。

手机阅读请到m.I75WU.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